永輝分家了?顯然,這還只是謠傳。不過,按照永輝超市的公告,創始人兩兄弟確實有分道揚鑣的跡象。

新零售探索接連碰壁,永輝超市被流量神話拖垮?

根據永輝超市的公告,公司董事長張軒松和副董事長張軒寧在公司發展方向、發展戰略、組織架構、治理機制等方面存在較大分歧,對永輝云創的定位、發展方向和路徑也有不同意見。為避免分歧進一步加劇,影響上市公司及全體股東利益,上述兩人正式簽署《關于解除一致行動的協議》。

雖然張氏兄弟承諾此后一年內不會進行股份減持,但量兄弟張氏兄弟解除一致行動后,永輝超市持股格局發生了根本性改變?,F在,永輝超市中,香港牛奶持股19.99%、張軒松、張軒寧兄弟分別持股14.7%和7.7%,京東系持股總計11.43%,騰訊持股5%,公司還將實行輪值董事長制度,可見永輝到了十字路口,未來創始人套現退出而導致控股權易手不是不可能。

當然,也有人認為,永輝超市的這種軟分家,實際上只是因為在新零售發展上的分歧,更是為了讓永輝超市財報甩掉“包袱”。

據媒體的報道,2018年4月,張軒松曾在股東交流大會上表示,“對于超級物種,我和CEO張軒寧有分歧,他看好餐飲,我認為重心應該做‘送貨到家’?!?/p>

就在12月5日,永輝超市公告以3.94億元的價格向張軒寧轉讓永輝云創20.00%的股份,轉讓完成后,張軒寧持有永輝云創29.60%的股份,為第一大股東;公司持有永輝云創26.60%的股份,為第二大股東。也就是說,如今的永輝云創(超級物種)已經從永輝超市控股變成了大股東掌控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曾經被寄予厚望的新零售發展已經成為永輝超市無法背負的負擔。財務數據顯示,2017年及2018年1-9月,該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5.66億元、14.78億元,凈利潤-2.67億元、-6.17億元。2018年上半年,永輝超市在營業收入同比增長21.47%的情況下,凈利潤反倒下滑11.54%。其中,永輝云創對永輝超市凈利潤的影響為-1.91億元??梢赃@樣說,,如果永輝云創的新零售業務不剝離出去,上市公司永輝超市有被拖垮的危險,股市連續大跌就是明證。

在馬云宣布“五新”戰略,特別是推出盒馬鮮生之后,騰訊系就加緊了在新零售方面的狂飆突進,可是,看著形似的各路模仿者好像都沒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面對投入成本巨大、回收周期長、管理壓力大等難題,紛紛打起了退堂鼓。

從永輝超市逐漸剝離超級物種來看,至少可以認為是永輝在新零售方面開始動搖,沒有破釜沉舟的決心,而永輝如今的場景更是成為了騰訊“智慧零售”方面第一個滑鐵盧。

我們還記得,馬化騰在談到新零售知識說,“我們的主要目的并非是做新零售,我們看中的點是希望微信用戶與線下實體商鋪連起來,這里面就有很多利益商機。包括云計算未來的發展都需要大數據的支持,連接的好,還有廣告收入,未來會用數字化方式在社交體系里投放廣告,意味著我們的廣告收入也會增加,騰訊做的是連接?!?/p>

就是在這樣的流量思維引導下,雖然騰訊投資了5%,但幾乎所有的新零售探索和成本都要由永輝超市自己來進行,收獲者卻是騰訊的微信支付和廣告費。

由于自己不足和經驗有限,根據永輝超市2017年年報顯示,永輝超市2018年計劃新開永輝生活1000家,超級物種100家。截至2018年9月,瘋狂虧損的永輝云創僅完成了計劃的一半。

雖然依然有分析師為了股價的需要拼命的想分析出來永輝超市剝離超級物種之后可能帶來的好處,但也不可否認,永輝的超級物種暫時性是失利的,如果永輝超市都無法保證足夠的輸血,那么單獨一個大股東更是勉為其難,至于騰訊,還在不斷的投資步步高、家樂福、百佳等等,戰線非常長,永輝并非獨一無二,且現在騰訊都開始過冬,短期內指望騰訊大手筆幾乎不可能,超級物種的收縮已成大概率事件。

與之相對,阿里巴巴集團CEO認為,正是因為全心全意地相信新零售的未來、全心全意地以用戶和合作伙伴為中心,才使得使阿里巴巴在新零售戰略的推進中有“充足的信心”、“清晰的路徑”和“全力以赴的投入”。

幾乎就在永輝超市剝離超級物種的同時,阿里巴巴還在推進大潤發與歐尚的進一步整合,盒馬鮮生也已經完成年度任務開出100多家門店。不管前途如何,阿里巴巴在新零售方面的扎實推進以及充滿信心是顯露無疑的。

京東曾經迷戀騰訊的流量神話,劉強東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微信對我們非常重要,近四分之一的新增用戶來自于微信?!钡?,在高峰上漲之后,2018年第三季度,京東的活躍用戶數竟然下降了。唯品會也是對流量寄予厚望的,京東與騰訊都給開了入口,可公司頹勢一點也沒有緩解。最被喝彩的拼多多也已經過了高速發展期,如今的實際增幅已經低于遠遠超過其體量數倍的淘寶天貓。由此可見,流量本來就沒有神話,特別是對于商業而言。

永輝超市在中國最早以生鮮作為其競爭力,可以說走在了時代的前列,也獲得了非常好的發展,但是,卻因為迷戀流量神話而讓自己變成了某些移動支付企業的推廣工具,在自己不擅長的領域以自己不具備的實力打了一場注定無法獲得勝利的戰役,幸福了別人,坑了自己,順帶倒霉的是那些迷信流量神話而追漲的股市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