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ofo倒閉,好像大家都高興!如果做一家企業,做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奇葩了。

如你的ofo是千夫所指,據說數以千萬計的用戶在排隊領押金,如果到了這樣的地步,即便是財力雄厚如宇宙行,也一樣難逃破產的命運。當然,如果繼續跪著,也不排除可以繼續活下去。

共享單車這個行業,不管怎么算,都應該是盈利的。一輛車充其量幾百塊,每次用戶騎行都要付出0.5-1元,這樣算起來,一天怎么也能收回5元吧,一個月就是150元,很多車的成本在兩三個月應該就可以收回。

當然,運營成本是不可控的,維修、搬運等等,這本來就是社會上最難管理的部分,恰恰,共享單車公司都是互聯網人士起家,管理是弱項。

即便如此,如果大家謹慎的運營,也可以少虧甚至盈利,整個行業的模型也一樣可以走通,可是在資本的狂熱下,大家都被沖昏了頭腦,只顧蒙眼狂奔,剩下一地雞毛。

OFO:如何活成了一副人人盼著倒閉的樣子?

一味的咒罵ofo負責人不懂經營或者沒有節操,于事無補,當年很多人一樣也是為他們歌功頌德的,何況,幾乎所有的共享單車都是這樣玩的,沒有誰敢落后,因為,如果不用資本推著跑,自己恐怕連存在都早不存在了。

我們可以大膽的預測,即便是對于ofo團隊來說,也許公司能安全的倒下,也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有個好的接盤俠,就是更好的歸宿。

摩拜比ofo早一點上岸,因為他比ofo更早的主動退了押金,雖然免押讓自己此后的發展減慢了很多,但至少現在可以活著。

Ofo本來是免押金的,可是后來卻收取了押金,這也讓自己走在了最危險的路上。2017年3月,ofo與螞蟻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達成戰略合作,在上海率先試點信用免押金模式。只要芝麻信用分值在650分及以上的用戶,無須交納押金,即可騎行ofo小黃車。這是共享單車企業首次推行免押金服務,也是共享單車行業構建信用體系的開始。

可能是為了解燃眉之急。在2018年5月,ofo取消了全國范圍內支付寶芝麻信用免押金騎行政策。5月31日,ofo即被曝出取消20座城市信用免押金騎行的消息。6月15日,ofo在上海、廣州等5座城市取消免押金騎行。從這開始,在使用ofo小黃車的過程中,主要有兩種押金方式,第一種是99元,第二種是199元,在第一次退押金后,其押金就會變成199元。

可以這樣說,ofo放棄了芝麻信用免押,而哈羅卻幾乎就是通過免押金模式壯大了起來,是ofo自己放棄了未來。而現在,螞蟻金服擁有哈羅出行,以三四線城市為基地陸續向上發展,進可攻退可守,ofo即便要賣,也失去了討價還價的本錢。

滴滴看自己無法徹底控制ofo,就回手做了小藍青桔,現在也在很多地方正軌運營,吸取了前面的教訓之后,都開始懂了謹慎行的萬年船的道理。如果ofo倒了,滴滴來收拾殘局,一樣可以重整山河。

當然,阿里系也是等著捕蟬在后。在2018年3月4日,有報道稱,ofo創始人戴威已通過動產抵押的方式,先后兩次將其資產共享單車作為質押物,換取了阿里巴巴共計17.7億元人民幣的“借款”。以現在ofo的資金情況,到期是無論如何也償還不起的,而且即便是破產,也得首先清償債權,阿里系拿走所有的ofo單車是必然。

另外,如果阿里系接盤后,只要馬云說句話,以阿里系的雄厚資本實力,市場上的擠兌風潮就會結束,即便都兌付,也幾乎不是任何問題,199元的成本獲客在互聯網行業也十分低廉,這筆賬不賠。

馬化騰幾次朋友圈發言,好像對ofo的評價是最多,可見其是多么的上心。究其原因,騰訊支持的摩拜并沒有成功,如今已經投靠美團茍延,這對于騰訊和微信的流量神話的打擊幾乎是致命的,所以,如果自己做不成,對手也不要成,打麻將思維就是如此。因此,騰訊現在不僅僅是看ofo笑話,更是要看共享單車或者螞蟻金服的笑話。Ofo倒閉了,小馬哥估計都會笑醒了。

在社會上,共享經濟同行們也盼著ofo盡快倒下,不要殃及池魚。據說,就在這波押金風潮中,一些共享汽車平臺也出現類似情況,11月中旬開始,總部在深圳的“三加壹”共享電動汽車甚至途歌總部也聚集了有不少退押金的用戶,大有被押金拖垮的可能。

說一千道一萬,ofo太急了,沒有足夠的準備金,竟然敢把押金也用了,這屬于膽大包天,如果釀成了社會矛盾,那就更是難以收拾。不過,我們也大可不必太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等著出手的大有人在,只是在看時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