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信函外泄遭爆炒 有人要拖政府下水?

2月17日起,坊間開始流傳一份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往銀監會、證監會、工商總局等的函件,認為京東金融產品“白拿”涉嫌誤導欺詐,涉嫌承銷未經核準擅自公開發行證券,涉嫌商品交易誤導宣傳等,措辭較為嚴厲。

吊詭之處在于,函件并非正式發布的公告,京東金融也在其后否認了收到過這么一份文件,函件內也并沒有對“白拿”做最終定性,僅是指其涉嫌,但這樣一份尚未形成定論的正常內部監管信件,卻在公開的社交網絡上被傳播出來,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政府監管一般來說只是解決問題,并不會介入企業的具體競爭事宜,但如果有人拿一份普通人拿不到的內部監管信件來達到惡意競爭的目的,強行把監管方也牽扯進來,這事情就非常有意思了。

京東金融“白拿”的產品邏輯并不復雜,用戶希望得到京東銷售的一款商品時,可以不必為此付出貨款,僅需購買相應的理財產品即可將商品拿走,相當于將理財收益前置給用戶。支持整個互聯網行業快速發展的是創新,監管方也為創新劃出了一定的容忍邊界,如果一項創新被證明是有效的,那當然是很好,但如果一項創新有爭議,停掉就好了,行業正是在這樣一次次的證實和證偽中螺旋式上升的,這都是正常程序。

“白拿”頻道事實上在今年1月份就已關閉,監管方應該是與京東金融進行接觸后,由京東金融根據監管意愿對“白拿”產品進行產品機制調整,以符合監管要求。一般來說,對這類來自互聯網的創新事物,監管方在發現問題后都會進行溝通,當事方只要積極配合進行調整就沒問題,絕不會出現事前溝通事后曝光的情況。

這類產業發展的具體細節要是每一件都捅到網上,那整個產業就別發展了,創新會出現步履維艱的狀況。當初“白條”出現的時候也是步步驚心,指責其違規的言論隨處可見,但時間證明“白條”已成為京東金融的明星產品,在監管上沒有問題。更何況,京東金融“白拿”的產品描述寫得很清楚,與誤導用戶和欺詐還是有本質區別的,而且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出現違約,不涉及構成風險且造成嚴重后果的問題。這封信在這個節點上蹊蹺出現,實在令人不解。

監管的一個重要環節,是要看當事企業的主觀意愿為何,有沒有蓄意去避重就輕,陽奉陰違。有些企業明知道一個產品投放市場上后會產生嚴重后果,卻還要執意推進,指望在獲得用戶支持后造成既成事實,把難題扔出去,并且為正常監管設置重重障礙。有些企業則只想著在規則框架內做有益創新,一旦創新出了邊界,會與監管部門好好溝通積極配合進行再調整。這兩種做事情的態度是迥然不同的,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京東金融不是個會違規的企業,從沒聽說京東金融會與監管方展開博弈,更多時候是配合與積極響應,而這是由其主觀意愿所決定的。京東金融每個產品上線之前都會經過業務,政府事務,法務,風控,戰略等幾個部門的嚴格審核與評估,大家都認為沒問題了再發布。并不是說這就完全沒問題了,但只要發現問題就積極解決問題,這也是京東金融一貫的態度。但在這封經非法途徑泄露出來的內部監管信件的影響下,京東金融的企業商譽受到了相當嚴重的損害,且不知道向誰去討說法。

從泄露出來的這封函件上可以看到,就是一封普通的公文,總共只有幾百字,來自于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是一份跨部門的協商文件。領導小組辦公室認為“白拿”產品有些地方可能存在違規嫌疑 ,請求銀監會、證監會、工商總局、北京整治辦及廣東整治辦對這些涉嫌行為進行判斷和界定,并拿出相應處理意見,截止時間為2月4日。而這份文件本身,并沒有對“白拿”做出明確定性。

從信件中可以看到,各部門和地方最終定性及拿出處理意見的時間在2月4日之前,距離這封信泄露還有13天。最終的定性及處理也許早已做完,“白拿”產品也在1月份下線,這一章也許早就翻過去了。但在這份信件在社交網絡上進行傳播的過程中,傳播者是不管這些的,受眾得到的強烈信息是京東金融出事了,事實在傳播過程中被扭曲了,很多細節也被有意忽略了。這封信本身,已實質上成為打擊京東金融的一記悶錘,失去了本該有的作用。

政府文件泄露這種事情在世界各國都有,事實證明也無法完全杜絕這類事情的發生。但有個可怕的傾向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視,那就是文件泄露被引入產業競爭領域,政府被動地被拖入企業競爭泥潭而不可自拔,那將是秩序崩潰的開始,也意味著文明的終結。任何敢于這么做的,乃至于敢于這么想的企業,必須要堅決予以嚴厲打擊,打到他們不敢把手伸向政府,更不敢動起消費政府的心思,別管他們希望競爭對手崩潰的意愿有多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