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分為新聞和評論兩部分

新聞:

12月27日下午,天津市委、市政府責成市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相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權健集團展開調查核實。

28日,天津市副市長、聯合調查組組長康義對媒體表示:“目前經過初步核查,天津權健公司部分產品涉嫌存在夸大宣傳問題。針對其他問題,調查工作仍在緊張進行中,調查結果會及時向社會公布?!?/p>

實錘了!權健涉嫌夸大宣傳 細扒它的套路,細思極恐

書樂評論:

至此,權健真的有可能“再也不見“了。

可隨著媒體不斷的深扒權健沉在“深水區”的真相,卻讓人有了一種細思極恐的感覺。

仔細看一眼權健保健品帝國的發家史,這家憑借天價保健鞋墊和負離子衛生巾起家的公司,在令人瞠目的 7000 多家加盟火療店的掩護下,花了 14 年,在中國構建起一個年銷售額接近 200 億的保健帝國。

但仔細看,會發現一個有趣的時間點:2010年以后,這個帝國以幾何倍的速度正在奪路狂奔。尤其是在自2015年起,權健連續三年蟬聯中國直銷企業業績排行榜內資企業第一名,其中權健2017年業績為176億。

實錘了!權健涉嫌夸大宣傳 細扒它的套路,細思極恐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那個束昱輝(權健老板)有過互聯網思維的證據,權健也不是一個互聯網公司,但在“聯網”上,它卻真正做到了,最大限度濫用互聯網思維,以至于讓互聯網大佬們都難免汗顏的地步。

不妨用名詞來細思極恐一下,

粉絲經濟

看過媒體報道的,都不難理解,權健對消費者的營銷攻勢有多么洗腦,而這種洗腦式的營銷攻勢下,加上許多用戶本身對健康的渴望,以及自身疾病的折磨,所產生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迷信”式樣依賴,結果形成了許多品牌最希望最很難達成的高度——盲從到無視任何勸告、迷信到神化的境地。

當然還有另一類粉絲,心里明白權健是個什么貨,然而為了喜提百萬豪車、千萬豪宅,主動自我麻醉,兼而麻醉其他用戶。

然而,真的粉絲經濟其實不是這樣的,粉絲和品牌之間要有參與感,甚至于具有修改力,簡單來說,就是用戶對產品的期望,能夠通過互聯網的有效互動和大數據手機,具象化到產品的迭代之中,進而達成真正意義上的滿足感,進而形成黏性。

粉絲經濟要點一:粉絲不盲從,而是保持質疑和提供需求,逐步讓產品更符合自己的剛需。

粉絲經濟要點二:產品有缺陷,任何產品都不可能是萬能的,所有不能證偽的神話,都是偽科學。需要在用戶鞭策下,不斷的達成用戶愿望。

實錘了!權健涉嫌夸大宣傳 細扒它的套路,細思極恐

快速迭代

在澎湃新聞的探訪中,有一段話頗為讓貧道震驚,權健的一名經銷商表示:權健的產品太多了,好幾百種呢,所以我們才要每周都培訓,可以說,只要能說出的病,權健的產品都能治。

這說明了什么,互聯網思維里的快速迭代在這里幾乎到了秒級更新的程度,不斷的升級換代和產品迭代,讓用戶目不暇接。

然而,這依然是一種借用快速迭代帶來的用戶的安穩感,來進行一種假模假式的心理攻勢。

快速迭代的核心有二:

其一來源自粉絲經濟,發現用戶需求、發現產品缺陷,進行快速完善和修改,以進一步滿足用戶需求,看微信、淘寶乃至各種手游App的迭代。

顯然,權健的這個快速迭代,完全是自說自話,不是改進產品性質,而是給不同的產品在不同時段賦予不同的所謂功效,目的在于針對消費者的各種健康需求,A不行,就C上,直到某個牛B的功效把用戶拉進來消費,至于有沒有用,不重要。說白了,就是嘴炮式的迭代。

其二來源自研發能力,能夠快速修正自己的Bug,達成用戶需求,本身是一種團隊研發能力的象征。

好吧,從來就沒有產品細節說明,只有各種神乎其技的自吹自擂功效的權健產品,其研發能力嘛,來自所謂的民間秘方,也就是沒人知道他們怎么研發的。而且大多數備案的產品,還都是來自其他公司的轉讓,這依然絲毫不能說明研發能力。

實錘了!權健涉嫌夸大宣傳 細扒它的套路,細思極恐

此外,還有很多互聯網思維的大濫用,比如: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能夠吃能夠治男人前列腺炎的衛生巾,那就是隨時可以根據用戶的個性化要求,立刻口頭完成的微創新。實在是連微創都談不上,口頭新鮮罷了。

還有用火燒的方式,來滿足用戶視覺體驗和刺激感,并形成類似熱敷效果的火療,這可以是“刷存在感”,也可以理解為一種“極致思維”,熱敷不新鮮了,火燒就極致了。

至于用去中心化思維,通過各種互相不關聯的權健二級組織、各種分散的沒有授權的火療館來形成防火墻,讓訴訟都找不到把柄。

用跨界思維,把自己打造成一會可以看做是中醫,一會又可以假裝是西醫,然后自我粉飾為自然醫學的套路,來回蹦跶,讓真正的學術權威都不好怎么用科學道理去批駁的套路。

就不一一列舉了。

哎,還請早一點把這些把經念歪了的家伙,或者說壓根不是念經,而是在別人生命上搶錢的主,用法律的準繩,還好量一把,給世人一個公道吧。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