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創業未成,“胡阿姨”還是拍拍屁股走人了,帶走了據說財務自由的美金,接下來就是傳言中的美團大裁員。胡瑋煒走的時候說,“這里沒有宮斗”,但是美團已經將摩拜的團隊基本上清理出局卻是事實。

宮斗不宮斗,我們不關注。對于用戶來說,接下來怎么辦?隨著最后的創始人離隊,那個我們熟悉的摩拜基本上拜拜了,可是,人走廟在,數以千萬的摩拜用戶押金如何處理?

押金難退是行業共病,摩拜單車套路不比ofo遜色

最近一段時間,ofo小黃車的押金問題不斷,排長隊也無法拿回來,已經演變成了嚴重的誠信事件。同樣作為共享單車,摩拜能獨善其身?

答案顯然是不能!摩拜的單車押金是所有共享單車中最高的,是299元,且用戶數量巨大。摩拜手中掌握的押金總額一點也不比ofo小,這筆錢能退不?

根據美團公布的財報數據,在2018年4月4日,摩拜的用戶押金81億元。在被美團收購以后,2018年5月至7月,摩拜開始逐漸實行免押金政策,但是,即便如此,美團三季度財報依然顯示,摩拜用戶的押金43.9億元,只減少了不到一半。按299元算,摩拜仍有押金用戶超過千萬。

既然摩拜已經免押金,用戶為什么還要繼續將押金放在美團呢?究其原因,摩拜的退押金流程非常復雜,比ofo有過之無不及,很多人根本就難以退出來。

比如,在摩拜7月份的退押金活動中,退還299元押金需要先購買100元的半年卡,所以到手的押金其實只有199元,且半年卡是不能退還的。也就是說,以前還是押金,是可以退的,現在變成了預付款,只能含著淚騎完,很多人也就不敢“退”押金了。

共享單車們的退押金如此處心積慮的設計,只可能是一個原因,那就是企業資金周轉不靈,不得不打押金的主意。摩拜與ofo在本質上并無差異,區別只是摩拜的套路更深。

摩拜應徹底退錢,共享單車進入零押金時代

更得關注的是,摩拜現在的退押金流程更是越來越復雜,經過測試,大概需要八步才能完成,而且僅僅是完成申請,至于什么時候拿到錢,那只有天知道。

從第一步“打開錢包”,然后用戶基本就懵圈了,因為根本就沒有退押金的項目,除非你點擊到“查看”,你才會發現退押金藏在這里。即便如此,你點擊了退押金,還必須特別小心,因為默認勾選,一不留神就“押金轉預購”,然后,還需要進行賬戶的核實,層層疊疊的設計讓很多用戶根本沒有心情也沒有能力把押金拿出來。

套路越深,內情就越復雜。ofo小黃車的危機是從退押金按鈕變灰開始的,因為,在互聯網上變灰的按鈕一般是不能點擊進去的。不過,很多人也許沒注意到,摩拜的退押金頁面也變灰了。

不管是摩拜還是美團,都無力為巨額押金托底

也許有人會說,摩拜與ofo不同,因為現在摩拜有美團這個大金主,ofo卻是無人相助。事實上,因為燒錢太多,即便是財力雄厚的騰訊也不得不“強行”通過投票將摩拜賣給了美團,可是,摩拜被美團收購以后,騰訊財報就透露其已經拋掉了在摩拜中的股份,最近的美團信息也證明了這一點。不管未來摩拜如何,騰訊都已經不再負責,唯一不變的就是摩拜依然是微信支付的推廣工具。

美團是有錢的,但美團卻是巨虧的。經過財報調整以后,美團在2018年第三季度依然虧掉了25億,同比增長了158%,這種虧損水平和虧損增速,在中國互聯網史上都是罕見。

美團上市融資了42億美元,但到處需要撒錢,摩拜窟窿不小卻不是美團的重點。胡瑋煒前不久曾說,摩拜已經7個月沒有增加新車了,這一方面可以理解為謹慎運營,另一方面也是資金短缺的無奈。

機構測算,從2019年起,美團需要再次規?;瘶嫿▎诬嚬潭ㄙY產,假設構建固定資產的目標是維持摩拜單車的市場規模,既不擴大規模也不縮小規模,則2019年、2020年兩年,摩拜單車將完成一輪徹底更換,美團每年支付35.5億現金,這筆錢,到處燒錢擴張且虧損逐漸擴大的美團有余糧儲備嗎?

不管是退押金方面的套路,還是不加新車的尷尬,都清晰的表明,摩拜的資金鏈緊張是不爭的事實。既然ofo的押金去向難以保證,摩拜的押金去了哪里,誰能說得清?

據艾瑞的數據,2017年中國共享單車市場押金存量規模已超過120億元,這筆錢若用于理財,按每年10%利息計算,產生的利息收入高達12億元。要真是如此存起來,那還好,至少可以用戶將來取走,可是出行領域從來資本詭秘。我們還沒有忘記,易道的資金挪用成為壓倒樂視的最重的一根稻草的歷史。

共享經濟的發展中,押金已經成為一個坑,很多用戶中招,不僅僅是共享單車,也包括其他的如共享汽車等等,很多企業的目的就是吸收押金,然后為我所用。要想徹底杜絕這樣的商業模式,就必須徹底的免押金,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羈絆的全額將押金退回給用戶,從此讓共享經濟走上輕裝前進的道路,贏得公眾的信任。

先到先得,后下手遭殃。共享單車中的ofo已經給我們很多人提供了慘痛的教訓,把押金放在他們手里,就等于是羊入虎口,還是退了安全。交押金不如免押金,晚退押金不如早退押金。我們呼吁社會各界,齊抓共管,讓共享單車行業盡快徹底進入“沒有一分錢押金”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