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利桑那州發生致命事故9個月后,Uber最近于12月18日獲準在匹茲堡的公路上重啟其自動駕駛車輛測試。但這一重啟,公司的內部文化馬上又成為了公眾關注的焦點。

重啟測試后,Uber的內部文化又被罵“有毒”!員工稱因抱怨工作條件被解雇

(圖源:Change.org)

高壓測試導致前員工輕微腦震蕩,投訴還被炒了魷魚?

優步(Uber)自動駕駛汽車計劃的一名前安全駕駛員瑞恩·凱利(Ryan Kelley)近日向媒體透露稱,他回憶起自己在被解雇前一個月(2017年12月)都不被允許在暫停測試的中途休息,感覺簡直糟糕透了。

在供職Uber公司期間,他曾經向公司抱怨過工作條件太差,但是該公司不但沒有為他提供幫助,反而將其解雇。

重啟測試后,Uber的內部文化又被罵“有毒”!員工稱因抱怨工作條件被解雇

“他們明確表示你可能應該堅持下去,”Kelley說,2017年12月時,Uber的自動駕駛測試團隊的工作突然變得異常緊張,該公司要求所有測試人員都要盡可能多的累計測試里程。這些測試員甚至忙到沒有時間上衛生間,因為如果將車輛熄火之后,竟然需要長達一個小時來重新啟動車輛系統,而這會減少它當日行駛的測試里程數?!八鼈儯║ber)釋放出了一個明顯的信號,那就是你最好憋著別去衛生間?!?/p>

他說,Uber的自動駕駛軟件在那個月的某一天很容易出現急制動剎車,這讓他開始感覺自己的視力變得模糊,胃部也出現了不適。他描述了那天操作車輛的經歷,類似于“在一系列低端碰撞中持續三個小時,我的頭部經常撞擊座位上的頭枕?!?/p>

于是Kelley找到其他司機,告知他們的主管他們當天經歷的頭痛。想不到負責安全的經理自動駕駛項目的安全經理羅伯·舒普(Rob Shoup)聽完司機們的投訴后,卻直接指責他們“裝病”?!八麄冎皇羌傺b,試圖推卸工作,”Shoup表示(盡管Uber否認Shoup指責任何人捏造投訴內容)。

Kelley當天早些時候離開了工作,在他的妻子讓他去急診室之后,被診斷出患有輕微腦震蕩——“與低速車禍的癥狀一致”。

然后第二天他拿著醫院開出的診斷證明,然后把Shoup的評價反饋報告給了HR部門。

更讓Kelley想不到的是,大概在一個月后的1月26日,他卻接到了解雇通知,心碎!

Uber的人力資源部告訴他,那是因為1月3日時他將汽車駛出了一個停車標志而沒有報告。Kelley否認自己印象中有這么一回事,并且表示公司從未向他展示過汽車事件的視頻。Uber表示,在最初否認之后,Kelley后來承認錯誤并道歉,因為覺得事情沒弄清楚之前還是先不要撕破臉。但是,這番道歉之后,他還是被炒了!

Kelley提出,自己真心覺得,其實被炒魷魚的原因就是因為此前帶頭提出質疑和投訴,暴露了Uber自動駕駛測試的安全漏洞。

而就在3個月后,Uber就發生了那起知名事故。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STB)報告稱,Uber的自動駕駛系統存在很大問題,即沒有清晰的辨認出前方出現的是一個人,而非其他沒有生命的東西。更可怕的是,Uber自動駕駛系統在裝機6秒鐘前,就已經發現了前方物體,但是并沒有做出相應指令以及制動。

在一封電子郵件聲明中,Uber自動駕駛汽車部門的現任領導人埃里克·梅霍夫(Eric Meyhofer)承認,其團隊過去曾做過“失誤”,但表示在發生致命事故后的9個月里,他已經做了一些反省。

“我們堅定不移地致力于建立一種植根于我們自我發展的每個方面的安全性,透明度和持續改進的文化,“他說?!彪m然我們過去曾經有過一些失誤,但我們對這些變化感到樂觀。在過去的9個月中所做的反映了我們想要在ATG培養的文化?!?/p>

文化有毒?一份讓人擔憂的調查

Business Insider與10名員工和前雇員進行了交談,他們最近都在現任領導人Eric Meyhofer的幫助下為該部門工作。

重啟測試后,Uber的內部文化又被罵“有毒”!員工稱因抱怨工作條件被解雇

(圖源:Facebook)

而這些員工大多透露稱,企業的文化非常偏執、讓人恐懼、充滿報復心理,內部薪職提升都充滿著辦公室政治的意味,而會議室也會被竊聽(即使優步證實他們不是)。

一項泄露的員工調查發現,工人對汽車的安全性感到滿意,但員工也表示他們的壓力很大。

盡管在事故發生期間Uber的自動駕駛軟件存在眾多問題,但自動駕駛部門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ATG)的負責人Eric Meyhofer繼續在公路上測試汽車。Meyhofer希望向Uber的新任首席執行官Dara Khosrowshahi展示在其所領導下令人印象深刻的指標,例如駕駛里程,根據調查中6位員工和Business Insider審查的文件顯示。

一位與Meyhofer密切合作的工程師表示,真正的問題是,在他的領導下,“溝通不暢,團隊重復努力”。他補充說道:“一個團隊不知道別的團隊在做什么?!?這位工程師表示,一個團隊不會知道對方已經禁用了某項功能,或者某項功能沒有通過賽道測試,或者汽車表現不佳?!八麄冎恢浪麄冏约旱牟糠?。這就像多米諾骨牌效應。所有這些累加起來就會導致系統不安全”。

所有受訪的員工都將ATG描述為Meyhofer領導下的“有毒文化”:無法完成的工作量,陷害同事以及管理不善。

文件顯示,Uber的領導層已經意識到這種問題。Thomason在9月的一次會議上向其他領導人表示,“我們不止一次聽到這樣的消息:ATG不是一個有趣的工作場所”。

重啟測試后,Uber的內部文化又被罵“有毒”!員工稱因抱怨工作條件被解雇

在封閉的“軌道”環境中不通過測試的功能不再允許進入在公路上進行測試,如果車輛行駛速度超過每小時25英里,則現在必須有兩個安全駕駛員。

盡管Meyhofer表示團隊內部已經進行了深入的檢討,也產生了一些特定的新安全規則,但幾位與該公司關系密切的人告訴Business Insider,他們認為優步還沒有完全解決ATG集團內部的基本問題,這些問題讓危險的做法蓬勃發展并且首先被忽視。

隨著Uber競相追趕自駕車的競爭對手并彌補其失去的時間,而其車隊側面則更深層次的文化問題意味著ATG集團正在經營一個危險的盲點,可能會阻礙其預測下一個意外,調查中的訪談員工都表示自己對此如履薄冰。

“對報復的恐懼在那里普遍存在,”一位前雇員說?!斑@是領導力和文化的核心。我參加了很多會議,人們會聳聳肩對此表示無奈?!?/p>

幾位員工將ATG集團描述為一個聰明但不合格的人上升到權力地位的地方,因為他們對Meyhofer表現出“忠誠”。

Meyhofer的高級領導團隊也在接受“2019年進一步公開展示”的指示。然后是優步明年的大規模IPO計劃,自動駕駛汽車技術被認為是投資者重視公司的重要組成部分。

Uber現在已經將其汽車重新推向市場,在公眾中駕駛,這些經理的角色、能力和帶來的最終效果至關重要。

媒體10月份對Uber內部員工文化和滿意度調查的泄漏副本顯示,ATG員工表示能夠“以健康的方式管理我的工作壓力”的人數,已經比幾個月前的調查結果減少了6%。

只有57%的ATG員工表示他們能夠以健康的方式管理他們的工作壓力(34%的人表示他們是“中立的”,這意味著他們沒有能夠解決他們無法應對的壓力,但也沒有說他們可以。)

在給ATG工作人員的內部電子郵件中,Meyhofer指出,該團隊的整體得分優于優步員工(56%的員工表示他們能夠以健康的方式管理工作壓力)并發誓要做得更好。 他鼓勵員工利用運動報銷,付費治療等福利,并要求他們“花一些時間思考你在2018年可能沒有取得適當平衡的地方”,并與他們的經理談談“設定正確的界限為自己?!?/p>

從好的方面來看,大多數接受調查的員工表示他們相信他們正在建造一輛安全的自動駕駛汽車。

8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認為ATG“在自動駕駛技術發展方面的價值是安全的”,中立率為14%。 82%的員工表示,他們感到有權在沒有報復的情況下報告安全問題,14%的人表示“中立”,這意味著他們不會受到譴責,只有4%的人表示不安全。

但一提到隱私和被炒魷魚,員工們仍比較擔憂。有幾位員工都透露,人力資源部門——特別是人力資源部門負責人Julie Viray,并不是他們認為可以解決問題的人,只是“Meyhofer的心腹”。Viray沒有直接回復評論請求。

多名員工告訴我們,如果一名員工抱怨安全問題,質疑流程或管理決策等問題,他們會覺得自己會發現自己被視為不忠,并提出了所謂的“命中清單”。

一些員工認為,Viray和她的人力資源團隊監控Slack頻道和私人Slack消息中的關鍵字,其中包括高管的姓名和這些不受歡迎的人的姓名,盡管Uber表示這不是真的。

有兩名員工甚至表示自己相信會議室被竊聽了。雖然今年早些時候優步讓IT部門和設施部門都看著會議室,并向員工確認他們沒有被竊聽。

一位軟件開發人員表示,當他詢問有關汽車功能的數據時,卻遭遇了別人的不滿和白眼。他所需要的數據并不存在,并開始游說管理人員收集數據,但卻遇到了關于獲取汽車無法做到的數據的阻力。 他認為人們對此類信息的安全影響感到緊張。HR之后還對他的個性評頭論足。

“調查變成了對我的調查,”他說。如果員工抱怨歧視,投訴通常會提交給員工部門以外的員工關系團隊。隨后,他被拒絕轉出自動駕駛汽車部隊。

還聽說過多個同事或經理人只會“消失”,無論是退出還是被解雇,都沒有給他們的團隊解釋。多數人表示,在某些情況下,員工被告知不要與這些人聯系這些前員工。

只有51%的受訪員工表示他們對職業發展機會持積極態度,38%的人表現出中立態度。

一名名叫David Stager的董事在內部被廣泛認為是一名不稱職的經歷,因其管理風格而成為員工多次投訴的對象。 人們在內部稱他為單位的“特朗普式”經理——不愿意傾聽,專門給女同事獻殷勤。

目前來看,雖然Uber重啟自動駕駛項目獲批,但其測試內容卻仍然是受限的。此次項目重啟后,Uber的自動駕駛車輛將被限制在匹茲堡大道周圍1英里(約1.6公里)的環路上進行,Uber的技術總部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ATG)正位于該區。

目前,Uber的測試車輛只有兩輛,預計后期會逐漸增加。這些車輛被限制行駛速度不超過25英里/小時(約40公里/小時)。

生存狀態:狼性文化是“不可承受之重”

工作強度大、節奏快、競爭激烈、壓力大……但其實不少員工也被Uber一些能比肩其他灣區高科技公司的福利打動而心甘情愿地埋頭苦干。但是,努力進取、長期加班、疏于管理的狼性企業文化,也成為了員工無法承受的壓力。

Buzzfeed撰文表示,在公司快速增長期,員工必須隨叫隨到,弄得崩潰也沒有加班費。這樣每天10小時的工作一連就是好幾個月?!?/p>

Uber此前一直嚴格遵循成立以來的14條文化價值觀,同時明令禁止公司上下級之間戀愛,但卻又曝出了性騷擾、霸凌和打擊報復等問題,簡直不能更“雙面”。

層出不窮的緊急狀況、恐懼管理、工作與生活的不平衡和高管們的公開羞辱……這些都曾讓Uber淪為不少員工眼中“金錢至上的邪教”。

雖然 Uber 流年不利,但一直抨擊它們的批評家也不得不承認,打車巨頭改變了我們周圍的世界。但另一方面,支撐起其日常業務的司機,卻也曾不被當作正式員工。打車巨頭不用給司機交稅也不用管養老金,據估算,給 Uber 打工拿到的薪資其實跟在麥當勞當服務員差不多。在Uber的控制下,駕駛員被智能手機編織成了網絡,他們成了會移動的汽車零部件。知道今年7月23日,紐約裁定Uber司機為正式員工,享受失業福利。這一裁決將對零工經濟掠奪性的雇員政策造成強有力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