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五十七分

又到了一年一度點艸公關毒藥的時候了。

回顧2018,滴滴、京東、華為等大企業遇“水逆”而自顧不暇,今日頭條、騰訊互斥“黑公關”延續”頭騰大戰”;災難不斷的酒店行業,料理不清的員工紛爭,人設崩塌的明星翻車現場……企業、品牌及個人的大小危機紛至沓來。

當然,今年依然有許多公關團隊為我們奉獻了一出出不忍回顧的“救火不成反被打臉”的精彩案例。他們用坑爹的文案、漏洞百出的回應以及甩鍋的態度,生動傳神地演繹了什么叫“雪上加霜”,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是在“實力搞笑”吧。

相信在以下的這些盤點中,你也會產生“這樣的公關處理方式,真的只配挨罵”的想法。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宣發不過關毀了漫威十周年,

粉絲心涼槽點無從談起

《復聯3》正值漫威十周年,在上海迪士尼小鎮舉辦的慶典讓許多漫威粉滿懷期待,可在紅毯開始前的72小時,“漫威宣發”、“迪士尼小鎮”等關鍵詞被粉絲送上熱搜,粉絲夜排、人群擁擠、和保安對峙等視頻在網絡上流傳。

現場管理的不當讓許多粉絲更加深了對漫威宣發的怒氣。在此前,宣傳方宣布要邀請包括陳奕迅、張靚穎、張杰在內的歌手來助陣,漫威粉本來就氣不過十周年慶典變成了拼盤演唱會,多次發聲進行抵制。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而后宣傳方又公布了模糊不清的抽獎規則,每個歌手的官微擁有9張門票,而主創演員的國內官微每人只有3-4張門票名額,導致慶典門票分流到了許多非漫威粉而是歌迷粉絲的手上,再加上夜排事件,漫威粉集體反彈。

可沒想到更令粉絲生氣的還在后頭。慶典現場布置粗糙,濃濃的城鄉結合風,放佛一個“新開業的大賣場”;且幾位歌手上臺后,支持人讓電影主創們靠邊站的舉動讓臺下的粉絲憤慨不已,之后還引起了“C位之爭”的罵戰,“漫威中國道歉”、“請宣發辭職”的呼聲不斷。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這次事件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主辦方的組織混亂。如果不是主辦方半夜臨時變卦突然批準夜排,粉絲們不至于自帶尿不濕熬夜排隊還與保安發生爭執;如果沒有強行捆綁本土歌星助陣,粉絲們也不至于在門票上與黃牛打架,最后反而因主次顛倒連累歌手無辜被罵。

再者,這是一次極其失敗的策劃案例,處處都能看出不走心,根本不像專業公關公司做出來的case。而且聯合本土明星做宣傳的做法也被詬病已久,這次事件的升級也說明宣發方只一味延續這種老舊的宣傳手段,絲毫沒有創新。

都說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如今許多電影既想要口碑又想要票房,如果內容不夠過關,那就好好琢磨一下怎樣做一場漂亮的營銷吧。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虎撲“直男”大戰吳亦凡“迷妹”,

親自下場撕逼蠢不可及

虎撲4500萬直男與吳亦凡3000萬粉絲的這場撕逼大戰,不僅讓開播后萎靡不振的《中國新說唱》重煥新生,吳亦凡也因“skr”再次占據流量制高點,這波營銷怎么說效果都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這其實可以算是吳亦凡個人較為嚴重的一次公關危機,其“無修音視頻”廣為流傳,業務能力遭到質疑,且其在處理這次危機時的表現并不是十分成熟,粉絲更是擔起了“腦殘助攻”的稱號,對于藝人形象管理實為不利。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事件起因緣由虎撲步行街版塊有人發帖“吳亦凡無修音視頻,你能堅持到幾秒”, 因音頻效果實在慘不忍聽,評論中嘲諷聲一片。吳亦凡粉絲聞風而來,帶頭反黑進行“凈化”,虎撲直男奮起反擊,“保衛戰”一炮打響。

然而吳亦凡卻選擇了親自下場參與撕逼的方式作為回應。他在微博直言“不搞體育來搞我,真的很閑,我的音樂不用你們聽”,還發出“等著diss track”的宣告,態度很剛又護粉十足,粉絲很買賬,可這并不能扭轉路人對其產生的固有形象——音樂做不好還那么囂張。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吳亦凡的這種應對方式實在不是十分高明,有時候真性情還真不是這么體現的,親自下場只會更加煽動粉絲情緒,無端敗壞自己的好感度。而且如果真想證明自己的實力,就應該回敬好音樂,地下rapper在battle時的diss文化,不應該成為用來撕逼的手段。而且,如果這真是虎撲的“碰瓷營銷”,吳亦凡相當于給他們提供了二次反攻的理由。

況且這場撕逼的本質,其實是飯圈文化不斷擴充邊界,在不同社交場景中產生的交疊與對抗,從中產生的不滿情緒才導致了這場風波。對于路人而言,需要重新審視的是飯圈文化,而對于吳亦凡,應該重新審視自己的rapper身份和所創作的音樂。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安踏懟孫楊穿錯領獎服,

上升“國家利益”是不是傻?

今年的雅加達亞運會上,游泳一項貢獻了中國隊15金中的7枚金牌,孫楊一人拿下2枚金牌,可沒想到卻在頒獎時鬧了個“穿衣烏龍”風波。

安踏是此次亞運會中國隊領獎服的贊助商,但是在頒獎時,孫楊卻穿著自己代言的361°走上了領獎臺,安踏隨即指責孫楊沒有契約精神,并緊鑼密鼓地制作了兩張海報,表示“領獎服是國家榮譽,是國家形象”。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此時的孫楊沒有回應,因為他在拿下800米自由泳冠軍后臨危受命參加了男子4×200米自由泳決賽,而后在領獎臺上,孫楊換上了安踏的服裝,但他披著巨幅五星紅旗上臺領獎,安踏的logo完全被遮擋。

安踏再次怒不可遏的發聲,而且還上升到了國家利益層面,認為孫楊是把“個人利益凌駕于國家利益之上”,不料這一聲明引起了爭議,不少網友稱安踏吃相難看,亂扣帽子,孫楊在賽場上實則是為國爭了光。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安踏的兩次發聲都塑造了其氣急敗壞的形象,顯得有點操之過急,且在一位國家隊員在賽場上揮灑汗水并取得了好成績的情況下,還妄言其不顧國家榮譽,這樣的說法難免站不住腳跟。

雖然安踏提到的“契約精神”問題確實存在,孫楊的做法也確實存在欠妥的地方,不過這充其量也只是商業層面的契約問題,其實體育界的贊助風波有很多,但本質上都是商業利益的博弈,安踏完全沒有必要上升到損害國家利益的層面,這四字有千斤般那么重,實在不適合隨便拿來扣帽子。

可想而知,即使走“愛國路線”,也要掂量一下文案話術,免得造成“禍從口出”的不良反應。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火箭少女團不成團,

退團3人成利益之爭的炮灰

成立不到2月,火箭少女組合成員孟美岐、吳宣儀和張紫寧通過公司發表聲明表示要退團。樂華娛樂和麥銳娛樂給出的解釋是:藝人工作負荷大,且騰訊方不允許吳宣儀跟孟美歧參加“宇宙少女”的活動,所以才要爭回三人的歸屬權。

其后騰訊及其旗下的經紀公司周天娛樂發布聲明,強調周天娛樂對11位成員的獨家合約經紀權,堅決不接受解約要求,同時還表示此舉侵犯周天娛樂的合法權益,將采取進一步法律行動。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之后騰訊再發聲明,表示已對樂華娛樂、麥銳娛樂以及三位藝人提起訴訟,同時表示火箭少女101的首張音樂專輯發布會如期舉行,其他八人均照常出席。

不得不說騰訊在此次事件中的做法頗為干脆利落,回應重點突出,且明確自己享有的權利及要采取的措施,態度強硬不留余地,以至于“封殺三人”的言論流出。而事件之外,“楊超越躺贏C位”、“拜錦鯉”等許多有趣的話題進一步發酵,對于火箭少女的活動宣傳也是有利的。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樂華娛樂在這種回應之下反而沉默了,如果真的訴諸法律,與騰訊這種成熟的公司對比,樂華娛樂相關團隊顯然要耗費更多的精力和時間,而且可能還會面臨天價的違約金。

不久事件就來了個大反轉,經紀公司雙方已將合約事宜談妥,退團三人皆回歸火箭少女。這個事件徹底成了一個鬧劇,除了賺了個大熱點吸引眼球,藝人的聲譽形象被消耗殆盡,且對于其他8人來說是一種不尊重,對于一個剛成團的新團隊來說非常不利于展示良好形象。

而背后且不知究竟是不是各家娛樂公司與團隊經紀公司之間利益分配無法達成共識,經紀公司要真想培養出優秀的偶像團體,就應該建立一個有序的管理機制和合理的利益分配制度,減少不必要的資源紛爭。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魔道祖師》粉絲人肉,

滿屏“網絡暴力”似吃“人血饅頭”

《魔道祖師》的粉絲人肉事件,足以窺見麻木、愚昧和無知的圍觀文化在當下網絡壞境中盛行,而鍵盤俠是助長這種氛圍的一大毒瘤。

事件起因是一位女老師因發表了對網絡小說《魔道祖師》的不滿言論,遭該書粉絲人肉搜索及人身攻擊,不堪騷擾的老師選擇自殺,經搶救脫離危險后,該書作者“墨香銅臭”的粉絲認為老師的自殺是自導自演的鬧劇,因而組織二次人肉,稱要前往其所在醫院與她“當面對質”。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這本是一場應該尋求警方和律師幫助的事件,不料在事件發酵及傳播過程中,大V發聲導致粉絲下場撕逼,進而演化成“粉黑”大戰,滿屏充斥著肆無忌憚的侮辱和喊打喊殺。其中爭論的焦點已從粉絲的不理智,轉而變成耽美作品及作者孰優孰劣,最后上升至對耽美文化的討伐,甚至對許多與事件無關者進行無差別攻擊。

這件事對于作品本身有兩個危害性,其一在于《魔道祖師》這個IP被搞臭了,這是典型的“一粉頂十黑”的悲??;再者是粉絲的野蠻行為助長了人們對耽美小說或衍生作品的偏見,這對文化多樣性和亞文化的傳播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打擊。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但就事件本身,最重要的是這是一起違法事件,是被煽動和誤導的網絡暴力行為,應該得到相應的懲罰。而更為值得注意的是,這不僅僅局限于“飯圈”,如今每一個人都好似在網絡上裸奔,小心翼翼地行走,因為粉絲的狂熱和輿論的壓迫,隨時都有可能把你逼向致命的懸崖。

互聯網私刑泛濫,“言論自由”賦予了鍵盤俠至高無上的道德感,他們無中生有地宣判罪行,侮辱咒罵抹殺真相與正義,圍觀群眾還樂此不疲地站隊,我們應該警惕的是“人血饅頭”事件的再次發生。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D&G碰“種族歧視”禁區,

“盜號式”公關真是沒救了

一切因一則“陰陽怪氣”的廣告而起。在這則廣告中,一位有著亞裔面孔的模特用奇怪的姿勢使用筷子吃Pizza等食物,還說著奇怪的“中文發音”被指歧視華人,網友們在境外社交媒體抗議時,D&G設計師卻用臟話破口大罵,公然辱華,并表示“不想刪除廣告片”。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而無獨有偶,當這起事件在國內發酵并引起爭議時,D&G正在準備上海的大秀,許多被邀請的明星當即表示不會出席這場大秀活動,不少中國模特也宣布罷演,而大眾則開始自發抵制D&G,要求其“滾出中國”。

事件已然不可控,D&G的設計師趕緊出來澄清道歉,稱ins賬號被盜,并強調熱愛中國和中國文化。這個“盜號式”回應真是愚蠢至極,這種道歉毫無誠意可言,模糊自己的錯誤,直接甩鍋給莫須有的行為,如此假惺惺還想在中國市場繼續賺錢,中國消費者可不買賬。

D&G的一宗罪是其內部的歧視基因。相比起漏洞百出的回應,經過策劃的廣告片才讓人不寒而栗,一個廣告作品必然經過提案和審核才會允許出街,這則廣告片里包含的價值觀如此令人不適,這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這家公司,以及品牌掌舵者的思想,因此其后設計師發表的辱華言論也并不稀奇了。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D&G的二宗罪是傲慢與自負。在其回應中,用“被盜號”這種可笑的借口,其實是不重視的一種表現,以為輕易就能打發過去,說得難聽點是在侮辱中國人的智商。相比起那些沉淀了百年的奢侈品牌,D&G可謂順風順水,沒經歷過大的挫折,容易自滿和犯錯,且不具備應對重大危機的經驗與能力。

在D&G從電商下架、買手罷買,全民抵制的前提下,可以肯定的是,D&G在中國市場可能很難有翻身的機會了。這場事件不僅對品牌形象是個沉重打擊,對其市場運營也做出了考驗,更是為其失敗的危機公關給了一個教訓,這可能會成為未來幾年其他奢侈品牌的警醒案例。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陳羽凡吸毒形象倒塌,

海泉“瓊瑤式”回應猝不及防

毒品要摧毀一個明星很容易,后果是民眾永遠都不會原諒他。

網爆陳羽凡吸毒被抓那天,其經紀公司巨匠文化還信誓旦旦地辟謠了,結果迅速被打臉,一時間輿論嘩然,走過20年的羽泉組合就這樣落下帷幕,不免讓人有點唏噓。

明星吸毒是自毀式的危機,任何公關都救不了,誠懇認錯是王道,千萬不要妄圖洗白,最明顯不過的就是柯震東的例子,其試圖“復出”的念頭一直遭到網友抵制。

陳羽凡吸毒也帶來了商業上的一定損失,其20周年演唱會被迫取消,演唱會承辦方以及合作的品牌方比如小米有品也受到影響,羽泉組合之后的演藝生涯也不甚樂觀。

不過在這次事件中,海泉的發聲就格外引人關注,一直以好兄弟相稱的兩人,在工作中相互支撐走到現在,于私于公最受打擊的應該就是海泉了。海泉的回復讓人有點猝不及防,連發“十個為什么,在他的言辭中,可以看出他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也表示陳羽凡存在心理壓力,但也指責了陳羽凡的這種行為很愚蠢。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隨后海泉又發了一條微博,再次發問“為何共建20年卻以不堪的方式收場”,再次擺出情感牌,痛惜之情溢于言表??傮w來說,海泉的回應中規中矩,并不能稱為一個很好的模板,大眾也能理解其突然受到沖擊而無法精確組織話術的情況。

但有一種態度是需要堅決明確的,吸毒在我國是違法行為,而藝人如果犯了法,就必須明確指出這種錯誤的行為,但在很多聲明中都是沒有體現出來的。

而當天晚上,胡歌也就因家暴而陷入丑聞危機的蔣勁夫發表言論,字里行間全是憶往昔歲月,朋友義氣滿躍屏幕,之后許多明星轉發并效仿此寫法,結果不料遭到反噬,被網友指責“錯了就是錯了,別趴下”,這也是一種明星藝人沒有明確違法行為是錯誤的態度而導致的。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無論是吸毒還是家暴,都是不可取的錯誤行為,公眾人物在以身作則的同時,也要明確表示認識到這是錯誤的態度,一味打感情牌未必就是好事,這也是對粉絲和社會負責任的一種表現。

2018年度最爛娛樂危機公關|年終盤點

寫在最后

危機時有發生,而公關卻無處不在。當危機真正來臨時,想要做好危機公關不容易,想要全身而退并被交口稱贊更不容易。以上這些錯誤示范,每年都會有重蹈覆轍的案例發生,而吸取教訓、總結經驗永遠都為時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