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七名礦工在圣誕節前一周的周五,走出了自己“藏身”已久的黑煤礦。他們從最下面的1000米(3,280英尺)深處拖出最后一塊黑煤,緊張地忍住眼淚,曾經陪伴他們的白色頭盔和工作服早已被灰塵弄臟了。

德國挖下150年來最后一鏟煤!所有煤礦永久關閉 全球多國正面臨巨大能源轉型壓力

(圖源:AP)

這批平凡礦工落寞的身影,卻標志著一個為德國工業革命和戰后經濟復蘇奠定基礎的產業的終結——他們關閉了最后一個黑煤礦。

Prosper-Haniel礦山的男子象征性地將足球大小的煤塊交給了德國總統弗蘭克 – 瓦爾特施泰因邁爾,上面寫著“Glueck Auf”。這是古代礦工的問候語,大致翻譯為“祝你好運”,一些詞組卻折射出了深入地下探險生活的不確定性。

“這里有一段德國歷史即將結束,”施泰因邁爾告訴礦工們?!皼]有它,我們整個國家及其過去200年的發展都是不可想象的?!?/p>

位于西部城市博特羅普的Prosper-Haniel礦山和位于北部100公里(62英里)的Ibbenbueren的另一個煤礦,是曾經統治該地區的最后一個行業的殘余“遺產”——上個世紀50、60年代,德國煤炭工業的高潮,他們在該地區雇用了50萬人口。他們一直以來都在共同幫助為魯爾河谷的鋼廠提供原料,但那時就有跡象顯示,這一工業分支前景并不樂觀。隨著地表煤層被挖掘一空,采礦深度不得不加大,采礦成本也因此一路飆升。直到更便宜的外國煤炭不斷涌入這個國家,終于使德國的“黑金”失去了競爭力的光澤。

幾十年來,由于慷慨的補貼,這幾個孤零零的煤礦得以茍活。但在2007年,政府決定將他們逐步淘汰,并承諾為提前退休以及剩余的工人提供再培訓。

根據政府數據,德國煤炭開采業自1998年以來獲得了超過400億歐元(460億美元)的聯邦資金,預計到2022年將再獲得27億歐元。部分資金用于處理礦山維護和環境清理工作。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無數隧道的出現,這些努力包括阻止魯爾區的部分地區緩慢下沉。

為支持該地區的經濟重建,已經花費了更多的資金,近年來,大學、研究機構和IT初創企業的發展都在增長。

施泰因邁爾敦促礦工和他們的親人把眼光放遠,同時也為熱情好客和開放的文化感到自豪。魯爾地區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大熔爐”:自19世紀以來,波蘭、意大利和土耳其的一系列移民曾瘋狂涌入,以尋找礦井中的高薪工作。煤礦工人不僅收入不錯,社會認可度也非常高。

走過2個世紀風雨,在政府取消每年10億歐元(11億美元)的補貼之后,這片礦區已經無法生存。躬身于此的Andreas Schreiter家族仍擁有著1991年挖出的第一塊“黑金”,現在家族中的“頂梁柱”已經46歲。

德國挖下150年來最后一鏟煤!所有煤礦永久關閉 全球多國正面臨巨大能源轉型壓力

Andreas Schreiter和同事Ramazan Atli。攝影師:William Wilkes/Bloomberg

“想到德國仍將使用煤炭,(卻把最后的煤礦關閉了),這很痛苦?!?/p>

深井采礦的結束被視為計劃關閉仍在德國運營的露天褐煤或褐煤礦的試驗。

德國仍有近五分之二的電力來自燃煤,科學家認為,如果德國希望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這種情況就無法繼續下去。褐煤(Lignite)被認為比黑煤(Black Coal)更具環境污染,但即使在德國——提取也還相對便宜。

在國際社會努力遏制全球變暖的過程中,全球400多個煤礦開采地區將面臨類似的壓力,要求在未來幾十年內停產。

德國一些人擔心其他能源——主要是可再生能源——可能不足以為工業國家提供動力,特別是因為該國還計劃到2022年關閉其核電站。

政府任命的專家組將于2月份提交報告,提出逐步淘汰褐煤礦的建議。

德國挖下150年來最后一鏟煤!所有煤礦永久關閉 全球多國正面臨巨大能源轉型壓力

2018年12月21日星期五,在德國博特羅普舉行的德國最后一個煤礦Prosper-Haniel閉幕式上,礦工象征性地舉著最后一塊煤炭。黑煤生產的終結標志著一個行業的終結德國的工業革命及其戰后經濟復蘇。這些礦山曾一度占據了周邊的魯爾區,擁有多達50萬人口。(圖源:AP/ Martin Meissner)

周五的儀式結束時,礦工們向在地下喪生的同事表示敬意。星期一,當一名29歲的工人被Ibbenbueren豎井的金屬門壓死時,這項工作危險性面目變得讓人倍覺猙獰。約1400名礦工,最后一次經過那片曾刻滿自己印記的在黑暗中打著微光前行的“圣地”。

德國挖下150年來最后一鏟煤!所有煤礦永久關閉 全球多國正面臨巨大能源轉型壓力

2018年12月21日星期五,德國Bottrop封閉的德國最后一個德國煤礦Prosper-Haniel的空蕩蕩的更衣室里掛著靴子。(圖源:AP/ Martin Meissner)

在未來幾十年,預計德國的煤炭供應將主要來自俄羅斯、美國和哥倫比亞等地,通過船只和駁船運輸上岸。

對德國煤炭工作崗位消亡的擔憂凸顯了對環境政策變化的強烈反對,尤其是考慮到各地的重工業都在承壓。

遏制化石燃料排放的努力開始削減曾經提供安全工作的領域,而這其中受傷害最深的工人們開始變得越來越義憤填膺。

再見,德國的最后一鏟煤!

德國煤炭就業在戰后的第一波高峰期后紅利逐漸消失。

德國挖下150年來最后一鏟煤!所有煤礦永久關閉 全球多國正面臨巨大能源轉型壓力

盡管向可再生能源的轉變投入了5000億歐元及褐煤仍然產生超過德國三分之一的電力需求。據政府稱,關閉全國大約120座燃煤發電廠,可能需要20多年的時間。

公用事業,工業集團和其他支持者認為,污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對維持電網穩定性和限制歐洲能源成本最高的國家的價格上漲至關重要。風能,太陽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占德國電力的55%,比煤炭開采更加補貼,去年增加了約250億歐元的電費。

對于德國的其他人來說,卻恨不得燃料的消亡越快越好。周六,環保組織正在柏林和科隆舉行集會,以加速這種“退出”。今年夏天,活動人士成功地停止了露天褐煤礦的擴建,這原本需要挖掘出一座擁有12000年歷史的森林。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政府于2007年取消了德國退出煤炭生產的計劃。該計劃與特朗普恢復燃料的努力形成鮮明對比,美國確實受益,去年向德國出口了910萬噸煤,僅次于俄羅斯的1970萬噸。

自1998年以來,支持煤炭開采使德國損失了大約400億歐元,并且由于該國努力實現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繼續支付這些費用已經變得難以為繼,這給默克爾帶來壓力,她要求在聯合國氣候年度談判之前取得進展。12月3日,這場談判將在鄰國波蘭開始。

德國煤炭的環境目標和糟糕的經濟狀況使該礦工的工作變得消耗殆盡,即使這對Prosper-Haniel家鄉博特羅普的人民和德國的社會結構感到震驚。

“如果不是魯爾的礦工,那些富有的巴伐利亞人仍然會在山腰上下放著奶牛悠然畜牧,”博特羅普的市長Bernd Tischler說。與其他防空城鎮一樣,對這位民粹主義接班候選人的支持,在去年的聯邦選舉中飆升至12%,成為第三強黨。

市長稱,在其后煤炭轉型期間,博特羅普正在提供補貼,旨在吸引新公司和工人進入越來越多退休礦工的社區。它還推廣了“恐怖迷宮”等景點:包括鬧鬼的煤井,電影主題游樂園和世界上最長的室內滑雪場。

德國第一座深井煤礦于19世紀20年代開業,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為該國的工業革命和軍事力量提供了動力。它在德國的重建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1956年礦業就業人數達到600,000多人。

即使活躍的采礦停止,這些礦區仍然無時不刻在繼續造成破壞,但同時會有新的一些工作崗位。超過1,000名工程師將努力阻止有毒物質排放滲入供水系統,防止房屋、工廠和整個山坡坍塌到地表以下數百米的空洞中。

“地下水真的很臟,有毒,”RAG Stiftung的發言人Christof Beike說道,該基金是為了幫助治愈傷痕累累的魯爾景觀,每年花費2億歐元?!霸诘厍蛏?,你甚至可以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炸中找到一些遺留下來的東西?!?/p>

那些在Prosper-Haniel失去工作的人將接受再培訓以做其他工作,除非他們已經超過50歲。他們還能夠立即領取養老金。

46歲的Prosper-Haniel退伍軍人拉馬贊·阿特利(Ramazan Atli)選擇放棄退休,加入轉型大軍,他把自己的鉆頭、頭盔和其他設備也一同扔進了廢棄的隧道之中。

“我想是時候讓我做別的事了,”伊斯坦布爾出生的阿特利說,他在1988年十幾歲時跟隨父親進入煤井?!暗液軜芬庠俅巫龊妹恳粋€轉變,并且會非常想念和我有著深厚友誼的那些小伙子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