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戴威早前曾經說:跪著也要活下去。

可17日晚,這一奢望已經很難達成。塔西佗陷阱已經成型,想要逃離,幾無可能。

ofo退押金成“擠兌”,一場塔西佗陷阱的大爆發

媒體報道,12月17日,ofo總部所在的北京中關村互聯網金融中心,聚集大量用戶前來辦理退押,現場排起長龍。ofo位于大樓五層,但前來“討債”的隊伍還是從大樓內一直蔓延到了街道上。

前來維護秩序的安保和警方人士多達數十名,附近還??坑卸噍v警車。

針對排隊退押金事件。12月17日晚,ofo公告稱,自2018年12月18日起,凡在app內提交線上申請退押金的用戶,后臺系統會根據申請提交的順序進行相關信息審核與收集,核實完畢后用戶將進入退押金序列,ofo將按順序退款。

對此,《長江商報》記者張璐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排隊事件其實是一個偶發狀況,但折射出了很多共享單車的問題,尤其是信任危機。

排隊本身帶有一定的從眾心理,但更為重要的是用戶群體對于ofo押金問題,以及其背后的資金鏈是否斷裂疑慮,已經到達了臨界點。這其實恰恰是塔西佗陷阱成型的一個具體表現。

ofo退押金成“擠兌”,一場塔西佗陷阱的大爆發

ofo的資金鏈出現問題,其實是共享單車自身弊端所引發的。

廣泛覆蓋的共享單車,其運營和投放成本,難以通過租賃收益達成平衡。

要達成盈利,需要通過押金這一互聯網金融的形態,進入到更廣泛的投資理財市場上進行增值,而投資的風險性和不確定性,使得這一由大眾涓流資金聚合而成的“資金池”具有極強的不穩定性。

而本身又缺乏其他自身增資項目,也在投資領域較少涉獵的共享單車,作為一個“新手”,也就在此出現了一種投機和賭博的狀態。

一旦共享單車背后扮演輸血者的投資平臺不在持續供血,在產業鏈上的資金緊縮和斷裂,也進一步造成了其所集聚的押金所在“資金池”的空前危機,形成擠兌風波。

或者說,從本質上說,共享單車這一項目,就不是一個能夠獨立生存的商業模型。

ofo退押金成“擠兌”,一場塔西佗陷阱的大爆發

共享單車早期過快的擴張,以及簡單的將租賃模式,以共享的名義包裝成線上收款、線下騎車的生態,整體上盈利模型缺少可持續性。

這種小范圍運營能夠盈利,但大面積鋪開就會造成營運成本幾何倍增長的“租賃”生態,在風口消失后,其落寞也是必然的。

ofo在押金上的遲鈍,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著一種求活?;蛟S帶有一種想用難退的押金,留住最后一波用戶的考量。

畢竟,押金在,用戶就還會留著應用;只要留著應用,萬一ofo能夠緩過氣來,就有可能重新激活,重啟黏度。

但擠兌風波之后,一地雞毛,這種奢求也就不可能存在了。

失去了用戶黏性的ofo,或許很難熬過這個冬天。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