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直播平臺的變數頗多。尤其是本周。還都不是好事。

本周,6000萬用戶網易薄荷停服了,土豆泥直播也幾乎同時官宣了暫停直播服務,就算是明星級別的平臺,也未必幸免,就在本周,斗魚被爆出突然緊急裁員,波及海外業務約70余人。

直播的冬天降臨了嗎?表面上看,似乎不是。

2017年在線直播人數達3.98億,相比移動端視頻5.49億,僅有1.51億的差距,預計2018年將超過5億人。

但依然擋不住平臺的突然死亡或橫生變故。

直播“凜冬將至”,本周薄荷猝死、斗魚裁員……前方大雪封路?

凜冬將至,不是傳說?。?!

理由很簡單,在直播、短視頻領域,新進入的機構,已經不適合再選擇平臺化的切入方式,除非有極致新穎的模式,類似當年網易以公開課這一垂直小眾切口,切入在線視頻的形態。

別說網易薄荷這種堅持小清新的不好活,就算是斗魚這樣的大咖,且走游戲直播這樣的垂直路線,日子也不好過。

要知道,由斗魚(香港)分公司運營的,主打東南亞市場的直播產品Doyo于今年10月份上線。卻在一個多月后,其香港分公司成為了被裁員的魚肉。

答案是平臺不好過了呢?對,這是原因之一。

畢竟,直播、短視頻的平臺化混戰階段已經結束,現在進入到內容源和版權庫的制衡階段,尤其是優質內容的挖掘與引導上,直播也好,短視頻也罷,現在還局限于技術力量和團隊水準,缺少真正意義上的精品。

直播“凜冬將至”,本周薄荷猝死、斗魚裁員……前方大雪封路?

走內容路線,就能順利過冬嗎?

早前斗魚已經開始進軍音樂領域,走音樂盛典的直播模式。

11月23日,2018“換一種方式打開音樂”斗魚音樂盛典在北京國際網球中心成功落幕。節目現場,不僅有馮提莫、阿冷、周二珂等斗魚人氣主播,引爆粉絲;更有羅志祥、潘瑋柏、胡彥斌等音樂巨匠,炸翻全場。

表面上看來,斗魚所主打的音樂IP,其主流受眾與游戲直播的受眾有較高的重疊,可以在受眾層面進行騰挪轉移,也能視為是對高黏性用戶的一種額外福利。但這種轉換率,也不是說有就有的。

而且,更關鍵的是,這樣的方向性轉移,直接影響的是附著在平臺上的主播們的熱情,畢竟,那些IP與他們并沒有關系。

直播“凜冬將至”,本周薄荷猝死、斗魚裁員……前方大雪封路?

遙遠的希望……

不過,唯一可以值得欣慰的是,從長遠上看,類似這樣的突破方式,倒是能夠在遠景上帶來好處。

依然以斗魚為例,其音樂盛典式的直播形態,與賽事直播的狀態十分接近,且大型音樂盛典的直播,其技術要求和直播難度遠高于更為局限于室內和固定鏡頭+解說的電競比賽。

通過這樣的嘗試,可以為斗魚未來走向更大規模、接近于主流球類賽事一般的直播規格積累經驗。

只是,這一切的大前提都是,能熬過寒冬才行。

現在看來,這個冬天會很冷,直播平臺們受制于自己的內容局限,將難免出現大面積凍死、凍傷。

突然想到了賣火柴的小姑娘,童話里的故事,都是騙人的?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