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公交沖進了江里,造成無辜生命遇難,也再一次引發了自媒體們的吶喊。為了吸引流量和粉絲關注,無所不用其極,各種建議五花八門。

當然,很多建議都是善意的,也甚至是合理的。然后,有媒體報道,南京的公交車正在安裝隔離門,讓公交司機擁有完全獨立安全的駕駛空間。

事情總是要多想想,不能拍腦門一發熱就覺得自己很聰明,實際上很多的主意都是餿主意,就如同很多人建議的,外出做出租車的時候把車牌拍下來發給親屬,這種主意實際對坐車的人毫無意義,有意義的只是時候破案方便。

像神舟一樣安全的公交車,我們坐得起嗎?

給公交車加隔離門,好像也不是什么新的創意,以前的很多公交車本來就是司機獨立駕駛室,后來才進化到現在這種大空間車,很多地方的出租車也曾經全面安裝了隔離欄和塑鋼隔離板,但是,后來為何我們見到的越來越少了呢?

也有人強烈要求每個公交車都配上安全員,而且要是膀大腰圓的武林高手。當然,這樣的保鏢身價應該不是一個月兩三千元就可以打發。有安全員是好主意,但這顯然不是公交發展的方向,也不利于減員增效,最終都得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人都是一樣,生活不僅僅是為了活著。人生不能因百萬分之一的事情每天憂心忡忡,杞人憂天的下場不好受,社會也不能因為極小概率的事件而妄加成本,怕地震就每天藏在鋼筋鐵骨的碉堡里不出來,是安全了,可這日子卻沒法過。

公交出行本來就圖個便利和便宜,可是,如果車輛全面加固,甚至要做到掉到江里還能浮著的兩棲登陸模式,那價格顯然不菲。

據說,好的安全設計,就是盡量要在受害者疏忽大意、缺乏安全意識、違反規則甚至于主觀尋死的情況下,都能挽救其生命。這就叫安全冗余,或者叫防呆設計。

如果啥都考慮到了,公交車估計每一輛五千萬,配五個司乘人員,每天運營成本一百萬,乘客票價每公里五百元。試問,如此價格的公交車,還會有人坐得起嗎?

說到底,我們都不是國家元首,不值得采取那樣的安保措施,一條命沒有那么值錢。這不是冷血,這是社會現實,普普通通的公交車乘客不可能按照當紅影視明星一樣的設置安全冗余,因為,我們都負擔不起。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自知之明,包括自己的出行、事物或者其他種種,都是成本與收益之間的平衡。我們都希望獲得無限制的對自己有益的絕對的公共服務,想法是好的,但卻不可能做到。

與此同時,任何一個方案,都有自己的副作用。比如讓公交司機獨立空間安全駕駛,你怎么就能徹底保證司機本人不會出意外,要是司機有什么壞想法或者突然生病,乘客或者所有駕駛室外面的人豈不是眼睜睜等死?此前有很多報道,司機出了意外,乘客臨時接管汽車,保證了大家的安全。

可以去看看一部電影,叫緊急迫降,機場不能駕駛,空姐最后把控了飛機在塔臺的引導下安全著陸,如果徹底隔離開,那只能等待悲劇。事實上,如果不是911之后飛機加裝了絕對堅固的只能從駕駛艙開啟的安全門,馬航370的機長也沒有機會將副駕駛堵在客艙,而自己將飛機飛去南大西洋。

像神舟一樣安全的公交車,我們坐得起嗎?

說一千道一萬,重慶公交掉到江里的悲劇,始作俑者都是那個任性的女乘客,竟然不知道自己冒著生命危險在撒潑,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有媒體報道,就是這趟車,其他的車次和司機也遭受過類似的打罵,還有乘客為此被警方帶走。

可是,遍觀全國類似事件,在公交車上毆打司機的,雖然也會被處理,但普遍負擔責任極輕,有些只是治安拘留,最終的也不過是緩刑,根本起不到警示作用,以至于傻子越來越多,直至出現了如此嚴重的事故災難。

我們可以說,從性質上來說,無視自己和他人安危,在公交車上打正在開車的司機,本來就應與劫機同罪,不管是否主觀故意,不管是否司機有錯,不管是否釀成嚴重后果,都應該嚴懲。讓所有人明白,在公交車上撒潑打架,不僅僅是打架,而是嚴重的犯罪,這樣才能遏制這種現象的蔓延。

我們坐的是公交車,不是神州飛船,安全是必要的,但真的用不起那么多安全冗余。我們要追求的安全是適度的合理的可承擔成本的安全,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出主意的高人們可以歇歇了。

最后說一句,不管是加裝防護,還是增加安全員,或者嚴懲打人者,即便以后的無人駕駛,都無法從根本上徹底的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如果我們真的想生活在理想世界中,徹底不會發生公交車事故,只有一個辦法,像對待滴滴順風車一樣,關了,自然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