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民生銀行與騰訊的微信支付杠上了,原因是騰訊發布的一則差別對待的公告。

微信支付對民生銀行漲提現費,騰訊法再次發威?

按照騰訊的說法,因民生銀行快捷支付手續費收費較高,基于成本壓力,自2018年12月18日起民生銀行手續費將調整至0.15%,單筆服務費用不足0.15元的,按0.15元收取,其他銀行的不變。

微信支付對民生銀行漲提現費,騰訊法再次發威?

目前,微信提現收費規則為零錢余額提現到銀行卡,每位用戶同一身份證下的所有賬戶(微信支付/手Q錢包/財付通)累計擁有1000元終身免費提現額度。超額部分收取手續費,費率為0.1%,每筆最少收0.1元。在騰訊針對民生銀行采取行動之后,民生銀行的用戶在提現的時候將不得不多掏錢。

微信支付對民生銀行漲提現費,騰訊法再次發威?

隨后,民生銀行推送了一則聲明,述說自己的冤枉,再次重申,民生銀行未向財付通及其客戶收取任何提現或者轉賬手續費,這筆錢是微信自己的單方面行為,與民生銀行無關。

一時間,很多人一頭霧水,到底誰在撒謊呢?一方拿民生銀行說事來收錢,另一方面說自己并沒有收錢。

實際上,兩家說的都對,只是說得是“兩個問題”。事情的真相大概是,民生銀行確實不向微信用戶收轉賬費用,但卻會向微信收取快捷支付的通道手續費,微信支付向用戶收取轉賬手續費也確實是“裝進自家的腰包”民生銀行是拿不到這筆錢的一點一毫的。

快捷支付手續費和用戶提現手續費是兩個不同的場景,唯一的聯系是,都是民生銀行的用戶群。結果,騰訊卻那快捷支付手續費來作為理由,收取超額的提現手續費。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就是騰訊的掙錢套路!在互聯網上,從來都是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來買單。

按照騰訊的解釋,微信確實要支出大筆的快捷支付費用給銀行,也就是說自己的成本很高,但騰訊卻找不到贏利點模式,所以解決這個問題就通過增加手續費來轉移這部分支出到消費者手里。

據騰訊2018年第一季度的財報顯示,在支付業務方面:“受支付解決方案業務、相關金融服務以及云服務業務的推動,我們的其他業務收入同比增長111%。我們的支付解決方案業務增長主要是因為線下商業支付交易量及消費者提現手續費快速增長?!?Q3財報也顯示,騰訊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長24%,主要受惠于支付相關服務、網絡廣告、數字內容營銷及云服務的增長。其中,微信支付日均交易量同比增長超過50%,其中線下日均商業支付交易量同比增長200%。

當然,支付相關服務增長也確實產生了較高的收入成本。騰訊第三季度的收入成本同比增長35%至人民幣451.15億元。該項增長主要來自于支付相關服務成本、內容成本以及渠道成本。集團其他業務本季度的收入成本同比增長63%至人民幣156.78億元,主要反映支付相關業務及云業務的擴大。如此,騰訊得想方法賺錢,于是,作為銀行體系里的民營弱者,民生銀行第一個成了目標,而倒霉的是民生銀行用戶。

不過,與之形成對照的是,支付寶卻與騰訊卻采取不同的措施,支付寶采取了兩萬額度的手續費減免措施,費用大部分是由公司承擔,并且可以用積分兌換額度,對于大部分人來說基本上已經屬于不需要手續費。同時,微信已經對還信用卡收取手續費,支付寶依然免費。

支付寶擁有完整的金融生態,支付手續費雖然是成本,因份額更大也承擔的更高,但卻有解決之法,由此可以看出騰訊的金融生態之脆弱,雖然用戶數不少,但至今還找不到成功的商業模式。

騰訊一方面不斷對資本市場秀出自己在金融支付上的高收入快增長,一方面又想消費者這邊叫苦增加收費彌補成本,這成了騰訊金融的兩張臉,但目的卻是一致的,就是賺錢。

有人說,沒有人在乎那一毛兩毛,可是,人數眾多到千萬上億,積少成多可就是千萬級的大錢可拿,每次多收一點點,逐漸薅羊毛,溫水煮青蛙,這就是騰訊多年來的財富經。

最近一段時間,騰訊諸事不順,游戲主營業務下滑嚴重,為保營收利潤股價,尋找新財源也就是必然。當然了,提現收費從來都不僅僅是目的,也是手段,是一道阻止用戶將錢轉移出騰訊體系的城墻,此前已經屢試不爽,甚至也逼得對手也不得不跟隨,而用戶成了行業里被宰的羔羊。

不過,我們更得看到,即便微信的用戶使用快捷支付時微信得給銀行出錢,但騰訊卻去和提現的用戶去收費,并不合理,甚至,這應該算是連坐懲罰?

要知道,用民生銀行快捷支付的人與用微信支付提現的民生銀行用戶雖然是一個“民生銀行用戶”群體,但并非是一對一的對應。很多人,可能只會用微信支付提現,卻并非用微信的快捷支付,或者即便兩者都用,額度也不對等。

那些用民生銀行卡的人,即便沒有用微信快捷支付,卻也要被收懲罰性的手續費,怎么都讓人感覺有點被“錯殺”的味道了?

當然,掌握了足夠資源,就可以在自己的地盤上隨心所欲的制定符合自己意志和利益的規則,這就是“騰訊法”。

當年,小鬼子被八路揍了或者碉堡被端了,也是會抓來附近的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進行殺戮或者抓來修路,以此懲罰泄憤。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