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暫停2019年加息計劃有8大原因,政策失誤將重挫美國經濟

經濟學家Mohamed El-Erian周二告訴CNBC,美聯儲最近犯錯的可能性更大。這位安聯保險公司的首席經濟顧問認為,美聯儲的政策失誤將對美國經濟造成重大影響。

El-Erian也是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前聯合首席執行官,長期以來一直認為美聯儲應該在決定加息之前就提高利率。2015年8月,El-Erian告訴CNBC,美聯儲已經錯過了加息的好機會,那時的美聯儲最終于2015年12月開始首次加息。這就是為什么早些時候開始實現貨幣政策正?;瘯?,但加息遲遲沒有來。

最近,美國市場遭到拋售的現象加劇了人們對美聯儲加息路徑的擔憂。如果利率上升過快,可能會損害美國經濟,并在某些情況下導致美國經濟衰退。包括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杰里米·西格爾(Jeremy Siegel)在內的一些知名市場觀察人士認為,美聯儲將在明年放慢加息步伐。預計美聯儲將在12月加息,并在2019年加息三次。

然而,CNBC分析師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列出了可能阻止美聯儲在2019年三次加息的壓力??巳R默支持美聯儲12月加息,但呼吁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此舉后重新評估貨幣政策。

克萊默認為美聯儲明年暫停加息有8個原因,美聯儲主席杰羅姆鮑威爾現在有能力在12月之后暫停加息議程。市場拋售讓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下個月需要再次加息,然后將明年接下來的幾次加息擱置??巳R默警告道,2019年加息可能會破壞美國的經濟增長。

克萊默認為,科技股組合FAANG(臉書、蘋果、亞馬遜,奈飛和谷歌)股票的大跌是美國股市疲軟的一個典型例子??偟膩碚f,這五家公司距52周高點已經損失了超過1萬億美元的價值。所有這些都與美聯儲有什么關系?財富效應,當投資失去價值時,人們會感到更窮,這會導致他們的消費支出減少。

油價暴跌,美國原油價格處于2017年10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因為商品投資者越來越擔心全球經濟放緩和供應緊張。這就是所謂的通貨緊縮,這對消費者來說是一個非同尋常的福音,而美聯儲最為擔憂。

零售股正在下跌,零售業普遍疲軟表明美國經濟即將放緩,僅零售股的表現就足以令市場懷疑美聯儲是否需要在12月加息。如果美聯儲忽視,那將是難以想象的。美國零售商在特拉普政府對中國征收關稅之前就已經取消了大量庫存,如果他們不能全部出售產品,就會降低消費者價格,那就會造成通貨緊縮。

住房很情況很糟糕。單戶住宅開工率在四個月內增長速度最慢,并且是2015年以來最大的同比下降幅度。隨著抵押貸款利率上升至5%,再融資處于18年來的最低水平。隨著房屋建筑商意識到市場不會很快回歸,住房市場下滑可能導致大量裁員。另外,酒店正在苦苦掙扎。超過八年來,美國酒店的每個房間的集體收入上個月首次出現下降,這原本是一個非常強勁的行業。酒店業績下滑可能導致大量裁員

貿易戰對美國經濟施加了壓力,如果美國對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按計劃在年底從10%上升到25%,那么美國經濟將承受更多的痛苦和壓力。上個月,美國最大的輸電公司、美國電力公司(American Electric Power)表示,美國的經濟增長組合動力已開始轉變。在電話會議上,美國電力公司管理層表示,在2018年上半年,經濟增長對大多數行業來說都是平衡的,但第三季度的增長主要得益于石油和天然氣行業,而其余行業則放緩。

汽車需求正在放緩,汽車銷售放緩讓美聯儲再次重新考慮其強硬的2019年加息計劃。美國道路上的普通汽車車齡現在已經達到11.2年了,汽車的使用壽命比過去長,因此對新汽車的需求持續放緩。上個月的二手車價值也下降了1%。

El-Erian將動蕩的市場歸因于美聯儲提供的充裕流動性向更不確定的流動性體制過渡。他認為長期來看對市場健康有益。El-Erian認為,現在關鍵問題是美國經濟的實力,整體而言與其他國家相關。仍然看好美國經濟增長,但其他國家在支持經濟增長上實施的政策落后,世界其他地方的經濟將拖累美國經濟。

另外,El-Erian特別關注中國和歐洲的經濟。事實上,中國經濟確實在放緩。歐洲需要解決意大利預算問題、英國退歐以及德國的政治問題以便能夠專注于解決經濟問題。最后,看看美國經濟的實力,并希望其他國家在政策方面采取行動,但目前情況并非如想象中那般美好。

另一方面,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再次批評美聯儲采取行動,并表示他希望美聯儲在回答有關經濟和金融市場狀況的問題時采取較低的利率。特朗普對白宮以外的記者說,“我希望看到較低的利率,我認為利率過高,美聯儲的問題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得多?!?/p>

美聯儲今年已加息三次,預計將在年底前再次加息。美聯儲還預計將在2019年加息三次提高利率。特朗普一再要求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10月10日,特朗普說美聯儲加息太瘋狂。緊接著第二天,特朗普表示,美聯儲引發了股市動蕩。最后,特朗普稱美聯儲是最大的威脅,認為美聯儲加息太快。一位多次批評美聯儲的現任總統很少見,特朗普的前任基本上沒有對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方向發表過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