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留下了個尾巴:為何說二次元粉絲最有可能成為年輕人中的票友群體。

先上一組數據,據2017年底發布的中國地方戲曲劇種普查顯示,截至2015年8月31日,中國共有348個戲曲劇種;30余年間,已有24個劇種消亡,17個劇種未完全消亡。

戲曲的衰落,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而票友群體,或者更準確的說年輕觀眾的缺失,是造成這一衰落的主因之一。

因此,在年輕人中挖掘粉絲,說的重一點,已然挽救戲曲的當務之急。

復興戲曲,主力卻是二次元粉?!

二次元群體呢,本身是年輕人中一個頗為特立獨行的族群。

《中國二次元用戶報告》顯示:90后和00后是二次元用戶的主力人群,八成以上的二次元用戶是學生;二次元學生群體月均零花錢接近六百元;二次元非學生群體月均收入接近四千元;三成用戶參與同人創作,參與創作的用戶集中在95后和00后;COSPLAY、畫師是創作的主要類型……

換言之,夠年輕、有消費能力、且熱衷于創作,這使得二次元用戶被許多文化創意產業所眼熱。

用凱文凱利的話來說,這就是最優質的一千個鐵桿粉絲。

復興戲曲,主力卻是二次元粉?!

然而,二次元用戶熱衷于二次元,也決定了他們對二次元,或者說游戲、動漫更具有黏性,也不容易被其他文化創意領域所分化和吸收。

這就是把雙刃劍。

可別忽略另一個事實:

二次元文化里,或許說唯一不太二次元、卻又極度火熱的一個類別,恰恰和戲曲有天然的聯系,即古風音樂。

戲曲,恰恰在這類音樂的養成中,起到了基本元素支撐的作用。

復興戲曲,主力卻是二次元粉?!

君不見,就在春季,有13年戲齡的昆曲演員蔣珂則在抖音上走紅,一段戲腔版的古風紅曲《我的將軍啊》,短時間內便獲得了16萬多的點贊量。

君不見,同在春季,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王佩瑜在央視熱門綜藝《經典詠流傳》上,教唱二次元虛擬歌姬洛天依幾句《空城計》,就讓眾多二次元粉們激動不已嗎?

其實,戲曲工作者已經用自己不由自主的年輕態的方式,證明了這條路的可行,并殊途同歸的瞄準了二次元這個年輕人中的特殊群落。

只是,目前的挖掘姿勢,還只是一個起手式。

真正如何用更好的結合形式,來打動二次元粉絲心中沉睡或消逝的戲曲情節,才是未來需要重點突破的角度。

倒是有些廠商,在泛娛樂領域找了一些結合點,很游戲化。

如暑期抖音上線了臉譜貼紙特效,并同步推出的“我變臉比翻書還快”主題挑戰,2周后,用戶使用“臉譜”發布視頻超2百萬個,相關視頻播放量超過6億次。

這樣的玩法,其實本身就是一種游戲體驗,也很體感,還很AR。

且戲曲界也同樣看到了這種利好。

在年初,京劇名家姜亦珊就提出:“根據京劇人物的扮相與唱腔不同的特點設計出VR/AR游戲,讓沉浸在VR/AR游戲中的青少年為卡通Q版的京劇人物更換衣服和角色?!?/p>

王佩瑜亦曾在媒體上表達過類似的觀點。

現在的問題集中在,方法論有了,可真正去實踐的太少,且實現路徑并不明朗。

那么,下回咱們再戲說(細說)。

刊載于《人民郵電報》2018年10月12日《樂游記》專欄210期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