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斯塔西

昨天15點,《冰封俠:時空行者》官微突發一篇名為《官撕:冰封俠的背后》的長文,公然“撕”起了自家片子主演甄子丹,質問其“視契約精神何在?視他人利益何在?視職業道德職何在?”

昨日晚上,官微已經刪除了這條“官撕”微博,為了不讓吃瓜群眾一臉懵逼,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先梳理事件來龍去脈。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起因是,《冰封俠:時空行者》周五上映后,一夜之間惡評如潮,貓眼評分3.7,刷新了近年來的最低分紀錄。長文中,官微先是向觀眾致歉,接著話鋒突變,直指電影的“鍋”不應該由導演葉偉民、編劇文雋等來背,而應由甄子丹來背。換句話說,甄子丹從拍攝到后期的種種“為所欲為”行為導致了“爛片”的果。

長文發出后,當事人甄子丹很快在文后留言回復,稱這是“卑鄙宣傳行為”,并說“等我的律師信吧!”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冰封俠:時空行者》截止目前票房剛過2600萬,單日票房已經跌落6名開外,預計最終總票房將不及第一部《冰封:重生之門》(1.4億)三分之一,想要翻身幾乎不可能。

據悉,內容發布者為出品方中盟世紀傳媒,昨日特地從宣傳方手里取走賬號發布此文。

有意思的是,昨日晚間事件剛剛發酵,官微突然刪除了長微博,今天又發出一條微博解釋:因為心疼好友背鍋,才出面澄清真相,但又牽連他們枉受攻擊,所以刪除微博。還留下一句“咱們周五見吧?。?!”暗示此事應該還有下文。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資料顯示,該片出品方中盟世紀傳媒,隸屬于中盟世紀集團,五家子公司分別涉及傳媒、航運、金融、建筑、地產行業,是影視圈的一個新人,在此之前只出品過3部電影,除了《冰封俠》系列,還有王晶導演的《嫁個100分男人》,最早的一部《最長的擁抱》僅有8.9萬票房。

外界輿論都認為出品方這次遇到“戲霸”,被人牽著鼻子走,但誰也不知道雙方合同白紙黑字的細節,甄子丹是否有本身就擁有劇本修改、演員選拔,以及后期剪輯的權益?目前豆瓣與貓眼的資料顯示,甄子丹除了是該片的演員,還是該片的動作指導、制片人與監制。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出品方在長文中透露,四年前拍攝首部《冰封俠》(《冰封:重生之門》)時,被公司的前成員欺騙,投資巨大卻質量欠佳,還未上映便已預知結果。為了給公司正名,請來了“最好的導演”葉偉民、“最好的編劇”文雋拍攝第二部,卻不料釀成如今的局面。

但四年前他們發出的新聞通稿,還稱耗資2億港幣的《冰封俠》將拆分成兩部,《冰封:重生之門》《冰封2:回到未來》連續上映。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時光網2014年新聞

如今四年過去了,第二部杳無音信,10月冷不伶仃出現一部《冰封俠:時空行者》定檔11月,宣稱是換了導演和編劇重新拍攝的一部,這波操作未免顯得有些倉促。相比四年前,第一部提前一年去了戛納電影節,聲勢浩大地召開全主創參與的發布會,四年后第二部不僅定檔定倉促,宣傳時竟沒有一個主創站臺,令人匪夷所思。

近年來,影視行業的繁榮背后亂象叢生,各方利益糾紛事件層出不窮,中盟世紀在“官撕”微博最后寫道,“既然經濟損失已無可避免,不如為‘貴圈’留下點什么,大不了從此不在‘貴圈’討生活罷了?!贝笥袪奚约?,揭露行業不合理的氣勢,但到底真相如何,只有出品方和甄子丹雙方知道了。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出品方細數甄子丹的“六宗罪”

總結起來,中盟世紀共控訴了甄子丹六項“罪過”:

一是,肆意篡改歷史背景的臺詞且拒不重拍。電影背景設定為明朝熹宗時期,中盟世紀稱編劇文雋考究過大量明朝史實,精心編寫的臺詞卻遭甄子丹臨場修改,講出了“明朝還有十年就會滅亡!”的臺詞,完全不尊重歷史且拒不重拍。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二是,執意用現代短發造型拍古裝戲。甄子丹因不滿意古裝造型,堅持不帶假發頭套,并堅稱帶假發頭套影響發揮,執意以現代短發造型拍攝。然而,早在第一部《冰封俠》拍攝時,甄子丹卻要求在現代戲中使用古裝假發,也即是說,他不僅帶過假發頭套,而且還是他主動提出。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三是,強制要求打戲的對手為國內觀眾認知較低的外籍老齡演員。導致電影中出現了匪夷所思的“倭寇屠村”情節。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四是,大肆干涉動作導演及現場工作人員。以經驗豐富為由,對片場工作人員指手畫腳,最后還要求將原本片中動作指導嚴華改為其徒弟喻亢。

五是,大刀闊斧地剪掉其他演員戲份。為突出其絕對主角的地位,肆意剪輯電影,導致87分鐘劇情不知所云。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六是,拒絕宣傳電影。以各種理由拖延參與宣傳的計劃與日程,否認參與電影的制作。在公開場合發表“電影上映我就‘死定’了”的言論,在媒體采訪中撇清與電影的關系。

實際上,在圈內,演員改臺詞、改劇本的現象時有發生,雖不時有私底爆料稱有大牌演員肆意篡改劇本,凸顯自己的事情發生,但出品方大多本著共同利益,撕破臉比較少數。之前宋丹丹就曾因為修改《美麗的契約》的劇本與編劇宋方金公開罵戰,宋方金當時直言不諱地說:“國內影視行業太亂,誰拳頭大誰就可以改劇本?!?/p>

關于甄子丹在演員、造型等方面拒不配合,以及在后期剪輯上干涉創作的問題,圈內一位動作導演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實際上,這是影片定位的問題,如果是邀請甄子丹,拍攝一部動作片的話,要呈現出甄子丹這一最大看點,甄子丹的這些訴求是正常的,在此之前甄子丹的諸多作品也呈現這種大男主的特點,片方應該一開始就有心理準備的。

目前豆瓣與貓眼資料顯示,除了演員,甄子丹在該片中還擔任了動作特技、動作指導、制片人及監制,如果雙方合同也是如此寫的話,甄子丹并不存在干預創作的說法,可能只是盡其職責。

另外一個不成立的指控是,出品方指出,嚴華動作指導的署名被甄子丹換成喻亢,實際上嚴華跟喻亢都來自“甄家班”,均為甄子丹得意門生,被稱為甄子丹的左膀右臂。

從目前輿論來看,除了甄子丹粉絲,大部分不明事理的網友會挺片方撕甄子丹“戲霸”,為什么會局勢如此鮮明?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那些年跟“宇宙丹”搶戲的演員們

甄子丹的創作強勢其實在圈內早有盛名。

這場“官撕”引來網友頻頻提及趙文卓,因為他曾是甄子丹“撕逼往事”的最大男主角。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2012年2月28日,在拍攝《特殊身份》期間,趙文卓控訴甄子丹不遵守合約,“在不征求我同意的情況下修改我的戲份。之前簽的是雙雄類型的電影,我徹底變成配角。關鍵是人物性格也改了,我從一個很冷的角色變成可以拍男人屁股的角色。我決定和經理人公司聯系,因為劇本改動太大,我拍不下去了?!?/p>

隨后《特殊身份》在其微博上發表公開聲明,以趙文卓耍大牌罷演為由解除與其合作關系。

第二日,趙文卓主動致信媒體發表聲明否認此前的相關報道,稱罷演《特殊身份》的報道不屬實,“耍大牌的另有其人!這個人不僅耍大牌,而且連劇組十幾天的損失都轉嫁到我的頭上……最后踢我出去不說,還損害我的聲譽,這個人是戲霸……哪怕導致被封殺了,我不干這行了,但我要把這件事說出來?!?/p>

甄子丹也不甘示弱,通過微博回應,“提防突然受到小人從中作梗,暗藏殺機。失望,痛心但不動搖,今天繼續拍戲,會拍得更好!”甚至,在《特殊身份》上映前直言趙文卓欠大眾一個道歉。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除了趙文卓,甄子丹與《龍虎門》的謝霆鋒、《殺破狼》的吳京、《關長云》的姜文、《十月圍城》的黎明以及《葉問》戲份被全刪的釋小龍都曾有過不和的傳聞,當然此后都沒再次合作過。

與甄子丹合作多年的洪金寶,曾被問及甄子丹“戲霸”一事,他解釋說:“每個人都會有一點,當你終于這么多年有了收獲以后,肯定會有一些快感?!辈贿^他補充道,“合作的時候,他還是很尊重我?!?/p>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好萊塢的演員“戲霸”們是如何跟出品方相處?

編劇宋方金曾說,在好萊塢,凡是定稿的劇本,任何人都無權改動。好萊塢的影視行業有相對嚴謹的規則,設有工會來協調糾紛,維護編劇、導演、演員等的權益。

好萊塢最強勢的男演員“阿湯哥”湯姆·克魯斯也曾與片方也鬧出過不愉快,拍《壯志凌云2》時,湯姆·克魯斯對劇本不滿意,要求更換成《碟中諜6》的導演克里斯托夫·邁考利重寫劇本。同樣是改劇本,并沒有引發太大的糾紛,就因為湯姆·克魯斯實際上還是《壯志凌云2》的制片人。實際上,湯姆·克魯斯從1996年的《碟中諜1》,便開始擔任制片人。

在拍攝《碟中諜6》時,湯姆·克魯斯因片酬問題與出品方派拉蒙鬧過不和,后來派拉蒙與湯姆·克魯斯重新談了票房分成的合約,全球票房如果過8億美元,湯姆·克魯斯將收取“大頭”,于是兩方才重歸于好。但這更多的可以理解為兩個大小出品方之間利益劃分的問題。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在好萊塢,大牌明星的“改戲權”、“加戲權”以及合作對象“選擇權”,都是通過制作人身份獲得,比如《速度與激情》《極限特工》系列的制作人范·迪塞爾,《狂暴巨獸》《勇敢者游戲》的制作人巨石·強森。

如果說在這部電影中,甄子丹監制、制片人身份屬實,他行使了“改戲權”、“加戲權”以及合作對象“選擇權”便合乎情理。但真正讓人不解的是,甄子丹為何后來卻不承認參與制作,也不配合宣傳。

甄子丹“戲霸”羅生門

甄子丹接受港媒采訪時的言論

至今,甄子丹的微博也沒有一條內容涉及《冰封俠:時空行者》,只能認為他本人對這部作品時多么地不滿意。

這跟他擔任制片人的《大師兄》近期上映時的“賣力宣傳”形成反差極大的對比。當時為了《大師兄》,甄子丹不但輾轉各地辛苦跑路演,微博上也多次發布電影信息、轉載宣傳物料。

中盟世紀與甄子丹,出品方和演員之間的撕逼大戰,在出品方看來是一場反“戲霸”的討伐大戰,但這背后更深層次,應該是創作權的主控問題,對于這個問題,真實的約定是怎樣的,到底是誰破壞了規則,只能靜待更多真相的揭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