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6日上午,備受關注的《夢幻西游》網絡游戲直播侵權糾紛在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公開宣判,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網易獲賠兩千萬。

無獨有偶,盛趣游戲(原盛大游戲)也很“同步”的對外高調發布了《傳奇》維權進展:2個月3地法院接連勝訴,明確《傳奇》在華權益歸屬世紀華通。


高頻維權!網游超級IP突然猛攻“共享經濟”


這個公告的時間節點是12月23日,純屬偶遇,卻并非巧合。

2001年在中國開啟了網游狂飆突進時代的《傳奇》,和從2003年開始運營、堪稱國產網游中最長壽“活化石”的《夢幻西游》,如此高調且高頻的維權,其目的卻遠非拿下一筆賠償那么簡單……

一場國內游戲超級IP養成的新路徑探索,正通過確權打開姿勢。

突然高頻的維權、不只是敲山震虎

資深玩家劉玉稱,過去的2019年,游戲廠商的維權讓人有些看不懂。過去大多是一些敲山震虎的行動,而現在卻變成了“密集陣”。

網易的維權攻勢不可謂不猛烈。

2019年初起,網易游戲針對廣州四九游等數家公司發起了“夢幻西游”IP的專項維權行動,案件數量達87個,索賠金額累計1.4億元。截止12月末,上訴案件已全部審理完畢,網易游戲取得全勝,獲賠金額達590余萬元。


高頻維權!網游超級IP突然猛攻“共享經濟”


“表面上看,網易的收益并不高。甚至對于高昂而漫長的維權成本上,屬于得不償失?!庇螒驑I內人士施佩玉指出:2017年,《夢幻西游》手游以15億美元,成為全球營收第二的手游,僅次于《王者榮耀》。如此對比,賠償金不過九牛一毛。

值得注意的是,網易游戲的索賠金額往往動輒千萬或過億,如發端于2014年的這場《夢幻西游》網絡游戲直播侵權糾紛,網易就請求判令華多公司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和賠償1億元。

“震懾的意味更大,但和過去那些同樣走震懾路線的游戲維權又有所不同?!笔┡逵袢绱苏J為。

在2000年代端游盛行的階段,《傳奇》《夢幻西游》《魔獸世界》等熱門游戲的運營商就熱衷于維權,其目標大多指向私服,且每年行動大多以雷霆之類的名稱命名。

“但一年的維權可能就是三兩個私服運營商,大多也就是和有關部門一道查處和罰沒一下,刷個存在感。與氣勢磅礴的年度行動名稱,一點都不對稱?!眲⒂裢虏鄣溃核椒廊槐榈亻_花,只不過到了手游時代,大多數私服都擠在《傳奇》的賽道里而已。

由于早年間《傳奇》的源代碼泄露,以及2010年代手游星期后,《傳奇》的在華運營商盛大游戲在私有化、并購的泥潭里難以自拔,一度確實讓類《傳奇》游戲成為了端游時代的私服們轉型的主戰場。


高頻維權!網游超級IP突然猛攻“共享經濟”


“版權方無暇顧及,給出了野蠻生長的土壤?!笔┡逵穹Q:這或許反而成為盛趣游戲在2019年突然高頻維權的原因之一。

施佩玉所指的誘因,是2019年5月23日,世紀華通收到中國證監會出具的批復,298億交易對價的游戲并購案終于塵埃落定。歷時5年,盛趣游戲終于正式并入世紀華通上市體系內。

走出糾結的盛趣游戲開始維權,而一直都穩步上升的網易游戲,卻為何也在維權呢?

收緊是為了更好的放開!游戲巨頭的相對論

在贏下直播侵權案當天,網易發表了一個看起了很官樣的聲明,稱網易十分歡迎和希望與優秀的直播平臺進行健康有序的合作。


高頻維權!網游超級IP突然猛攻“共享經濟”


“看起來有點炫耀,但其實網易這是要通過確權來保證版權開放和衍生的有序?!睂W⒅R產權的產業分析人趙燕認為:盛趣游戲也做了類似的宣言,算是不約而同,卻可以消解掉業界所謂炫耀的批評聲音。

盛趣不止是在宣言,而且付諸行動。

在23日發布“《傳奇》在華權益歸屬世紀華通”公告的當天,國民傳奇產業園在江西宜春正式開園。

世紀華通CEO、盛趣游戲董事長王佶則在開園儀式現場表示,兩個月前,“國民傳奇產業園”還只是一張藍圖,經過短短的60天,產業園實現落地開發。同時,該產業園的功能中還有一個特別之處,即在維權上,能夠通過集中授權、集中訴訟來使“國民傳奇產業園”的IP授權工作產生“獨立排他性”的核心效益。

在高調宣稱將維權進行到底的同時,王佶還丟出了一個新姿勢:盛趣游戲將以IP為中心、以維權和授權為抓手,通過“IP共享經濟”這一全新的商業模式在宜春國民傳奇產業園來進一步放大傳奇IP價值,并與眾多合作伙伴一同打造和開發不同種類、不同體驗的《傳奇》產品,最終形成一個國民傳奇IP的“生態圈”,去創造更大的“傳奇”。


高頻維權!網游超級IP突然猛攻“共享經濟”


在此之前,盛趣游戲已經在產業園建設同步拉到了一堆“小伙伴”,就在產業園開園當天,中手游、三七互娛、椰子游戲等53家企業簽約產業園。

確權才能讓《傳奇》類游戲及周邊產業的的運營者,更加心無旁鷺的搞“開發”,如此而已。

網易的“開放”和盛趣不同,它沒計劃讓更多友商參與到《夢幻西游》在游戲領域的合作中,而是希望在周邊衍生領域有更多“小伙伴”。

在維權打法上,網易卻顯得更加奔放。

2019年度,屬于“夢幻西游”IP的專項維權行動,案件數量達87個。

另有消息指出,網易游戲每年被侵權案例超過3萬件,每年都有數百起案件進入訴訟流程……

“瘋狂的法務部,以前在游戲世界里,指的是日本游戲巨頭任天堂?!眲⒂裾f:現在網易游戲大有超過之可能。

據稱,網易游戲針對旗下熱門IP,如夢幻西游、大話西游、陰陽師以及和暴雪系游戲,都有專門的維權項目組。

有接近網易游戲的人指稱,過去主要是為維權而維權,現在整個大網易業績承壓下,作為和騰訊游戲并駕齊驅的網易游戲,需要通過更多的合作來實現營收,并且確?,F金流穩定,通過維權來確權,形成護城河和吸引合作者,就變得更加重要了。


高頻維權!網游超級IP突然猛攻“共享經濟”


游戲IP共享經濟,騰訊怎么看?

國內游戲IP里,從壽命來看,能稱得上超級IP的只有《夢幻西游》和《傳奇》;從影響力上看,則需要加上騰訊的《王者榮耀》。

而在超級IP共享經濟中,三家的發力點也因為游戲的類型和緣起等原因,而各不相同。

據伽馬數據報告顯示,2018中國游戲產業的總產值為2144.4億,而“傳奇”的300億規模,已經占到了其中的14%。

只不過,14%里有大量的《傳奇》類產品,背后錯綜的知識產權糾紛成為了盛趣游戲“瘋狂”維權來開啟共享模式的緣起。

同時,《傳奇》類產品在版權方的授權下,早已進入龐大的版本開發和模式紛呈的狀態,王佶口中“不同種類、不同體驗的《傳奇》產品”其實已經初具規模,現在只是凈化和進化而已。

“有頭有臉的明星都在代言傳奇?!眲⒂裥ρ?,這不是個笑話,而是事實。

和《夢幻西游》作為網易必須獨占式開發的核心IP一樣,騰訊的《王者榮耀》也同樣不會走《傳奇》的路線,但在共享模式中,它卻不甘人后。


高頻維權!網游超級IP突然猛攻“共享經濟”


在2018年備受外界非議了其“沒有文化”和對未成年人有不良影響后,騰訊用了2年時間,游戲里加入更多文化元素。

諸如京劇、昆曲的形象和選段的加入,在游戲外開設《王者公開課》,借鑒初音未來的路數,派出《王者榮耀》游戲人物用三維投影登上現實舞臺唱一出昆曲《梁?!贰?/p>

但這依然只是對游戲進行營銷的路數。

“畢竟《王者榮耀》作為競技類游戲,很難有《傳奇》《夢幻西游》這樣的生命周期?!壁w燕認為,騰訊游戲做得是大共享,即自己的游戲研發能力和外界的文娛IP達成協作。

換言之,網易和盛趣選擇的是IP走出去共享,而騰訊則要將IP引進來獨享。

2019年,騰訊推出了一批功能游戲如《家國夢》《見》《長空暗影》《故宮:口袋宮匠》等,且影響力跳出了功能游戲的小眾范疇。如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打造的游戲《家國夢》,上線10天單日活躍用戶便超過150萬,整體曝光量超過10億。

“科技向善、游戲有度”成為了騰訊的主要思路。

表面上看,其目前推出的20多款功能游戲,題材多元并涵蓋多行業領域,如《佳期:重九》《子曰詩云》《尼山薩滿》等以傳統文化為主題的游戲,《藍橋咖啡館》《守護這片?!贰缎⊥踝訍坌闹谩返绕毓娴挠螒?,還有《電是怎么形成的》《納木》等科普類游戲。

但這些都在成為騰訊和一個個文娛IP們合作的先頭部隊。

如《故宮:口袋宮匠》這樣的小游戲,盡管比起同樣是故宮IP、網易游戲打造的重磅手游《繪真·妙筆千山》,還有相當的距離,但卻讓騰訊有機會以科技向善和教育游戲的概念,打開故宮的文化IP富礦。

類似的路數一旦在各個文娛IP的版權方處形成認可,對于騰訊來說,一個來自中國文娛多年積累的IP富礦也就達成了和它的共享。

這本身也非常契合騰訊泛娛樂社交的大布局,游戲只是開胃菜,還可以是影視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