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媒體報道中的問題,水滴籌“感到愧疚和痛心”。媒體報道稱,這不是水滴籌第一次被曝光丑聞,也不是該公司的第一次認錯。

此前,針對德云社相聲演員違規籌款一事,水滴籌也曾公開道歉。


刷樓就算再“少數”,有著公益人設的水滴籌,也承受不起


這一次,水滴籌道歉的依然足夠快,快的還是那么“公式化”。

11月30日,有視頻媒體以《臥底水滴籌:醫院掃樓,籌款每單提成》為題報道稱,互聯網籌款平臺“水滴籌”線下地推人員存在募捐金額填寫隨意、審核不嚴等問題。

對此,水滴籌的致歉很能說明問題:目前初步調查顯示,線下人員違反服務規范的類似現象確有不同程度存在,我們還在進一步排查和發現問題,也會及時向公眾公布進展。

這個不同程度是什么?不得而知,以慣常的危機公關模式而論,或許這將在輿論熱議降溫后,成為結論。


刷樓就算再“少數”,有著公益人設的水滴籌,也承受不起


問題是,水滴籌作為一個公益平臺,還有繼續道歉的機會嗎?

其實,水滴籌的問題,已經不是一而再被媒體曝光,近年來,已經曝出了很多網絡“賣慘”虛假籌款的事件,讓水滴籌等大病籌款平臺備受質疑。

而這次水滴籌再次成為焦點不是因為某一個籌款項目,而是水滴籌本身被曝光用地推人員在醫院掃樓推廣愛心籌款并套用模板編寫“求助人故事”發起籌款。

套路如此熟悉,可水滴籌也僅僅是在輿論發酵之后,才有了個道歉的舉措。


刷樓就算再“少數”,有著公益人設的水滴籌,也承受不起


水滴籌錯了嗎?很難說對錯。

水滴籌官方雇用的“籌款顧問”協助發起的籌款項目,其中有著善念。至少對于病患來說,有人協助幫忙,更容易得到救助。

水滴籌也是在試錯,很難說對錯。

通過求助者的朋友圈,最大限度的擴大水滴籌的影響力,順便獲得觸達幾百甚至幾千個用戶,在通過社交網絡的傳遞,以“熟人社交”和朋友身邊事,僅僅是在銷售保險上,效果會格外有賣點。

但最大的善念依然可能出現最陰暗的惡意。幫忙刷單、偽造故事,通過賣慘來博得關注和影響力,無疑是在沙丘上建起的建筑,一觸即潰。

只不過,部分地推人員借此達成了收益,確實實打實的。

但結果,且不論其他,水滴籌自身都在消耗自己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人氣。


刷樓就算再“少數”,有著公益人設的水滴籌,也承受不起


熟人或半熟人圈子的社交傳播會達成什么效果?除了速度極快、籌款極猛外,也會影響極大。一旦虛假的賣慘故事被廣為創衛,皇帝的新衣就很可能被很快揭穿。

或許,一個兩個三四個沒事,百十來個也因為有某些真實因素,讓熟人不忍揭穿,但保不齊就有過了界的。

第一次,水滴籌道歉,就是因為德云社相聲演員的“故事”,被擠出了其中的“小”。

還是個案。

第二次,水滴籌道歉,則是因為有人揭穿了水滴籌地推人員中暴露出來的各種“小”。

不再是個案,但叫做不同程度,或許是片面和少量吧。

第三次呢?還能有第三次嗎?


刷樓就算再“少數”,有著公益人設的水滴籌,也承受不起


禍患已經埋下,故事已經鋪開且周知,龐大的用戶量反而成為了水滴籌面前隨時可能雪崩的珠峰。

消耗和透支社會愛心,哪怕再小,對于水滴籌來說,都是大事。一旦口碑崩壞,再多一次就足夠讓這個平臺再難以為繼,哪怕用戶無數……

因為,用戶數,對于水滴籌這樣的平臺來說,必然也必須是常態下為正數,但一旦異化就成為負數的“質量”

現在,作為攀登者的水滴籌,面對用戶,最大的考驗不在于道歉,而在于是否常懷敬畏之心。君以為然否……


刷樓就算再“少數”,有著公益人設的水滴籌,也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