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道,北京一家疑似非正規教育機構,組織兒童進行量子波動速讀大賽及日常學習。工作人員表示:翻書幾分鐘,完整閱讀幾百萬字!

其實,這樣的報道,杭州也有發生。套路差不多,都是量子波動讀書。

“牛痘”失效!最應免稅的80后,正為孩子猛交最沙雕智商稅

讓人憤慨的是,杭州這家成立于年初的教育機構,至10月中旬已招收22期學生,年齡多在5歲至12歲之間,每期約10人。按照其廣告顯示,其在路橋、臨海、紹興等地均有加盟商,最遠的在廣西南寧市。

換句話說,交智商稅的人群,輕松破千(一個孩子=父母倆)。

但這并不是最讓人憤慨的,盡管幾分鐘讀百萬字,就算標記上所謂的量子波動,大腦清醒點的都知道是在扯淡。可人家搞不清正規與否的教育機構,卻能輕松招攬到如此之多的學生。

當然,必須說,人家沒有虛假廣告,幾分鐘眼睛通過快速翻書看見百萬字,確實不難,只是有點暈,比沒看還無聊。

“牛痘”失效!最應免稅的80后,正為孩子猛交最沙雕智商稅

真正讓人憤慨的是這波交錢的家長,他們本就是深受其害、最有抗體的一族。可自己少年時鍛造的免疫系統,此刻已然在六神無主中失效。

時至今日的12歲以下孩童的父母,大抵是1980年代生人,也就是傳說中歷經各種折騰而傲然成長的80后。

所謂折騰,就在于所有有關神童的演義,恰恰在80后一代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種下過“牛痘”。

無他,從1980年代開始,各種針對彼時孩子的熱潮,就已經噴涌而來——神童熱、氣功熱、武術熱、速算熱、右腦熱和各種熱,還不算當時成年人的打雞血之類。其實,計算機熱、奧賽熱、辯論熱之類稍微冷靜和有些實用意義的熱潮,某種意義上,也在實踐中走形,變成了一種智商稅。

“牛痘”失效!最應免稅的80后,正為孩子猛交最沙雕智商稅

這些熱潮,有的是包裝著古老玄學的外衣,更多的則是用當時最時髦的一些所謂“黑科技”名詞,在收繳著智商稅。

于是乎,各種頭腦過熱的結果,都是走向玄學,一個無法證偽,卻讓人很容易沖動的頭腦發熱。當然,這主要是指的當時80后們的父母。反倒是80后自己,浪費時間、深受其害、深知其弊。

或許,我們還能說,那一代父母由于各種耽誤導致見識不足,在面對突然而來的外部信息沖擊,而茫然從眾和望子成龍。

“牛痘”失效!最應免稅的80后,正為孩子猛交最沙雕智商稅

但自身用成長后的實踐,深深發現,那些披著玄學或科學外衣的智商稅們,完全沒有在自己人生軌跡上發揮正常的助力、甚至大多數時候只是拖后腿的80后們,卻在當下再一次主動繳稅,讓自己的孩子也陷入如此這般的循環之中了嗎?

智商稅交了一代又一代,如今為人父母的80后們,還想讓自己的下一代,繼續交嗎?

帶著這兩個疑問,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這些智商稅。

無他,都是用來針對免疫“牛痘”的特效病毒。

“牛痘”失效!最應免稅的80后,正為孩子猛交最沙雕智商稅

最古老的包裝——讓孩子成神童。切中了任何一代父母望子成龍的軟肋。

最傳統的廣告——如上所示,人家說的是實話,五分鐘是能看百萬字,看不看得進就是你的事了。至于你誤讀了廣告,就和看到所謂“小三房”的招貼,真以為買房送小三一樣,只能怪漢字的博大精深。

最牛逼的技術——無論是新鮮出爐的量子波動,還是早玩爛了右腦開發,或者是昔日玩過的周易開智、混沌閱讀,其核心都是用玄之又玄的原理,讓你無法證偽。因為本來就很扯淡的東西,你想論證,都不知道該用牛頓力學還是愛因斯坦相對論。

最病毒的傳播——其實不僅僅是這些專收智商稅的教育機構,其實很多正規的提供正規學習的機構,也在玩同樣的套路:那個誰誰誰,在我們這里學過的,現在北大清華哈佛劍橋的溜達,喜提各種榮譽,登上人生巔峰。

結果,在前輩感召或印證之下,甭管打了幾次牛痘,在望子成龍心切的80后們來說,最后未嘗不知道不靠譜,卻心里只是盤算著——就算沒效果,也不過是損失一些錢而已。咱虧得起。

“牛痘”失效!最應免稅的80后,正為孩子猛交最沙雕智商稅

這其實不是大家誤以為的焦慮,只是從小被培養起來的另一個智商稅在作祟: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這不,此刻正在火熱的炒盲盒這樣的沙雕投資,和孩子無關,恰恰是80后和Z世代們主動繳智商稅的結果,你當他們不知道那玩意沒價值,他們依然迷信,錢能解決的不是問題,萬一成功了呢。

可對于孩子來說呢?錢的問題與他們無關;可本該在正常學習之余,用來玩耍嬉笑的時間,卻被無端端的浪費了。而且還可能被這些所謂“秘笈”搞得走火入魔,這就不是一點錢能夠解決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