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移動網絡發展迅猛的今天,游戲已作為一種大眾娛樂普及至千家萬戶,但同時地引發了一些負外部性。作為從業者,在這個鼎盛的數字時代,應以怎樣的態度對待游戲及其外延?

今年12月20日,游戲產業年會游戲跨界應用分論壇在海南召開?!坝螒蛳蛏?,也就是說,需要有人文關懷。游戲本身沒有善惡之分,但是游戲行業的從業者應該有自己的是非觀、人生觀和價值觀,能夠把正確的價值觀植入到游戲中去。這才是我們真正能做好游戲跨界應用或者做好游戲本身需要思考的事?!彬v訊游戲商務副總裁張巍在演講中如此表示。

張巍的發言,為當下的游戲市場,提供了一種兼具價值觀與方向的思路?!环Q為“第九藝術”的游戲,本就具有美學和人文價值,更是一種全新的文化載體。而倘若遵循“向善”之心,從體察的人文關懷出發,以社會需求為靈感,將游戲與現實中的各個專業領域相互融合,那么它所能迸發出的價值能量,也必將遠超“游戲”本身。

 

當代游戲,以科技與人文為名

實際上,回顧游戲發展史,便會發現,游戲自誕生之日起,便滿溢著真實的人文關懷。早在3000年前,呂底亞人為了擺脫饑荒的困擾,控制對食物的渴望。發明了擲骰子猜大小,一個看似簡單的游戲,幫助他們熬過了漫長的18年饑荒。

而當代游戲,則是科技與人文相結合的產物。1947年,美國電視機產業終身成就者Thomas T. Goldsmith,以二戰中所使用的雷達顯示器原理,制成了一個娛樂裝置,這就是“陰極射線管娛樂裝置”。

1952年,為撰寫一篇關于人機交互的論文,劍橋大學的學生在巨形計算機上制作了《OXO》,最早包含人工智能的象棋游戲應運而生。

1958年,美國物理學家William Higinbotham,同時也是第一顆原子彈研發組成員,用示波器與類比電腦創造出了游戲《雙人網球》。這款游戲創作的初衷,是為了打消當地居民對于核實驗室的誤解和恐慌。

進入大眾游戲時代,許多游戲也展示出了豐厚的人文特性,比如,以文藝復興時期歷史地理為藍本的《大航海時代》、回顧展望人類全景時代的《文明》、以真實車型打造的《極品飛車》等。不少玩家因為這些游戲,得以重拾對人文學科的熱情。

即便其創作的初始目的只是為了娛樂,但大眾游戲之于社會的價值,卻能在普及和推廣中得到更多的挖掘開發。今年11?月?13?日,美國陸軍透露,將啟動代表陸軍的電子競技戰隊,吸引更多年輕人關注美國陸軍的招募。目前,美國陸軍主要將針對《絕地求生》、《堡壘之夜》這兩款射擊類游戲進行戰隊組建,這不是美國陸軍第一次利用電子競技游戲來擴大影響力。今年年初,美國陸軍就舉辦過一場《街頭霸王?5?》的錦標賽。同時,陸軍還推出過自己的第一人稱射擊游戲?America’s?Army?。

 

游戲跨界,綻放更多人文關懷

而游戲正在走得更廣更遠。正如著名未來學家簡·麥戈尼格爾指出的,以人文關懷為引,游戲憑借其普適性的四大運作機制——參與、激勵、團隊、持續性——可以發揮更多的跨界應用價值。

在美國,游戲與各類跨界學科的結合,已經得到普遍落地,由此誕生了諸如訓練醫生臨床決策或應對大規模人員傷亡事件能力的《生死征兆Vital Signs》、《橙色代碼》等游戲;應對災難的《緊急事件指揮官》、《海地大地震背后》;為銀行提供財務分析和風險管理培訓《虛擬訓練銀行》;用于銷售員的培訓的《銷售員世界》等等各行各業的優秀跨界作品。

游戲跨界應用在科學上最有效的一次嘗試,來自一款益智游戲《Foldit》。它由華盛頓大學貝克實驗室開發,運用分布式計算,讓廣大玩家通過不斷折疊蛋白質來預測其結構。2011年,伴隨著《Foldit》一次更新,幾千名玩家聯手僅花費10天就“折疊”出了困擾了科學家長達15年的MPMV病毒(Mason-Pfizer Monkey Virus,一種可以導致艾滋病的病毒)的精確結構。

當游戲化的規則,憑借“向善”之心,被延伸至游戲外,也顯著地提高了大眾的生活質量。

為了鼓勵游客更多參與運動,減少城市耗能,德國大眾公司推出了一款音樂樓梯,踩上一個臺階就會奏響一個音符。。據統計,在音樂樓梯的“鼓舞”之下,爬樓梯的人比坐電梯的人多了66%。不少人還把自己上下樓梯的視頻上傳到YouTube上,展示自己創造的樂曲

如今,已經有不少醫療機構,開始使用游戲式的康復儀器,對卒中患者進行治療。在植入“切水果”“打雞蛋”等小游戲的康復訓練儀器中,患者們擺脫了單一枯燥的痛苦療程,實現了“快樂康復”?!袄先吮緛聿辉敢庾隹祻?,現在每天自己要來?!币晃换颊呒覍俦硎?6歲的母親中風后愿意堅持在醫院康復,“游戲訓練”功不可沒。

在美國,一些醫院針對老年癡呆癥患者,甚至會將一些益智類游戲開成處方,這不僅是完全合法合規的,而且可以為醫療保險所覆蓋。

 

游戲企業,在跨界關懷中迎來行業拐點

在國內,最先對游戲的人文關懷屬性展開思考的,是騰訊。

正如張巍在游戲跨界應用論壇中所提出的,騰訊之于游戲的思考,覆蓋傳統文化、科研創新和青少年關愛三大領域,這不僅是騰訊游戲所目指的未來,實際上,也正是騰訊游戲所踐行的現在。

早在2008年,騰訊便以傳統文化為藍本,推出了“華夏”系列游戲。而在之后的十余年,藉由對人文領域的關注,騰訊旗下的大眾游戲,也在不斷擴充其文化內涵。眾多優秀的傳統文化,開始被融入到游戲中,在為玩家帶來樂趣的同時,給予其精神滋養。

以《天涯明月刀online》為例,這款根據古龍先生的武俠小說所改編的游戲,背景設定在北宋時期,為了真實還原宋代領先世界的造船技術——水密隔艙,研發團隊專程請教了這一領域的非遺繼承人,通過多次實地考察和研究設計,將它還原在了游戲中。

而近些年流行的《王者榮耀》,也相繼跟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敦煌研究院開了密切合作,并先后制作了脫胎于京劇、昆曲的《霸王別姬》和《游園驚夢》系列皮膚,用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方式,吸引他們參與文化遺產的保護。

去年8月,配合“長城保護計劃”的公益探索活動,《王者榮耀》發布了“長城守衛軍”資料片,并認捐1000米的長城修復費用。隨后短短十幾天,游戲社區關于長城和長城守衛軍的討論,就超過了140萬條。玩家中涌現出了“長城熱”。

今年10月,游戲項目組又將與敦煌研究院合作的飛天皮膚,贈送給了玩家,藉此向玩家宣傳科普數字敦煌的由來,呼吁玩家參與到“敦煌數字供養人”的公益募捐中去,支持敦煌莫高窟第55窟的數字化工作。截止目前,這項公益募捐已有17萬人參與,還有上千人發起了“一起捐”行動。

騰訊并未止步于此,而是抱持著“向善”之心,進一步放大游戲的關懷外延。年初,在管理部門的指導下,騰訊正式宣布布局功能游戲,展開以解決現實社會和行業問題為目的的跨界游戲實踐。一系列兼具趣味與實用性、涉及傳統文化、科學普及等諸多現實領域的功能游戲,在騰訊的大力推廣下,應運風行。

在手游分享社區TAPTAP上,科普基礎數學的《歐式幾何》,有8萬多人關注,玩家們在評論區甚至會津津有味討論數學題。此外,展現傳統詩詞之美的《子曰詩云》,講述少數民族文化的《尼山薩滿》、科普電學知識的《電是怎么形成的》等作品,也都廣受歡迎。

這也無疑給眾多游戲企業帶來了示范作用。同樣在今年,網易、盛大等游戲廠商,紛紛宣布入局功能游戲,開始主動憑借“游戲向善”這一難能可貴的理念,展開游戲跨界實踐。

但擅長做游戲的騰訊,在進軍游戲跨界領域的同時,并未遺忘青少年這一特殊群體。過去幾年,騰訊立足未成年人保護,推出了許多積極的舉措,包括成長守護平臺、健康系統、未成年主動服務工程,并且啟動了對接公安部后臺的實名認證加強系統。通過在青少年游戲的事前、事中、事后等環節進行不斷完善,目前已逐步形成未成年人健康游戲的良性閉環。

這一舉動,同樣得到了行業內外的積極響應。今年11月,五大硬件廠商及盛大、創夢天地等游戲廠商,在騰訊的積極接洽中,聯合啟動了“未成年人守護生態”。以軟硬結合的方式,共同打造立體的未成年人守護生態體系。

在近日上線的騰訊功能游戲官網中,可以看到騰訊在嘗試更加多元化的探索。在圍繞傳統文化與科學普及的功能游戲產品以及圍繞青少年展開的賽事活動之外,與MIT、奧克蘭大學、北大教育學院、GMU等知名權威機構合作的多個課題正在逐步展開, 游戲社會價值的理論化研究也逐漸形成了體系。

不得不說,這正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國產游戲發展至今,曾在“紅?!焙汀凹t利”中起伏,更曾經歷過來自社會的質疑。而如今,隨著游戲跨界的興起,“責任血液”開始奔流在游戲企業中,國產游戲正迎來新的行業拐點,同時也向社會和公眾昭示著,以向善為名,它必將迎來一個嶄新的未來。